第六百三十五章:真相(一)

入了夜的乾清宫,多少有些冷清。

廊道内,形单影只的只有那么一二十个年轻的宫娥和宦人,散落在诺大的乾清宫内,便显得空荡荡,若不是有那么几十位肃容守卫的大汉将军,那这深宫便更加寂寥了。

“这往后,新的宦人怕是更加少咯,咳。”

双喜紧紧脖领子处的襟口,边走边冲身边的男人道:“时下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这愿意入宫做太监的自然是一年比一年少,咳咳,宫娥呢虽然是聘用,但为了不出现这秽乱宫闱的事出现,也基本都是两年一换。

所以才这般显得冷清,皇爷平时都没少感慨,说这皇宫住着,可是真不如搬出去,皇宫边上的那片内湖就不错,修建一番,就能带着内阁搬过去了。”

跟着双喜一道走的男人正是新任的北京知府于谦,听到双喜的话,便很快应了一声:“孙公公放心,下官明日就专门研究此事,看看该如何施工动土。”

“咱家就这么随口一说。”

双喜笑笑,引着于谦穿廊过道,走到这暖阁外驻足:“皇爷在里面等你,咱家就不进去了,于府尊请吧。”

于谦深吸一口气,端肃衣冠看向双喜,见后者含笑点头,这才推门进去,身背后双喜忙将门带上。

“臣,于谦参见吾皇圣躬金安。”

一进暖阁,于谦便看到了不远处坐着的朱允炆,自是躬身见礼,问了句安。

“过来坐吧。”朱允炆嗯了一声,从桌面上托盘内随手拿出一个小茶杯:“自己来,别客气。”

说着,双眼仍然看着面前的书。

这边的于谦嘴里谢恩,但仍旧远远的肃立着,并没有真个落座,直等到朱允炆看完了书内的那一段,重新抬头看向于谦,说了句‘怎个这般拘谨,快坐。’,于谦这才敢上前坐下,道恩的功夫落下小半个屁股,上半身却是挺得笔直。

“你这么坐多累,太拘束了。”

朱允炆笑了,语气很随和:“朕跟你的谈话时间恐怕不短,随意点,朕聊起来也舒服。”

“是,谢陛下。”于谦多少放松一下紧绷的肌肉,但仍是毕恭毕敬的姿态,双手放在大腿上,不敢真个随意的为自己倒茶,要不是朱允炆作势伸手,怕是于谦今晚一口水都喝不到。

“昨天见过文奎了吧。”朱允炆笑眯眯的开口:“朕估计那小子昨晚怕是睡不好咯”

于谦有些想笑,但忙轻咳一声忍住,点头:“臣昨日见过大皇子殿下了,陛下您交代的话,臣也都说与殿下听了。”

<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丹魂剑魄楚辰苏影月西游:花果山的猴子太可怕了都市至尊仙医绝世武魂苏莫古蓝夕至尊武魂苏莫古蓝夕穿成民国文豪糟糠妻香骨美人(火葬场)诸天从渗透开始宁溪战寒爵摄政王强宠下堂妃温浅墨夏侯楚煜江湖香影录我家魔头爱咬人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寒门弃妇是满级大佬吞噬星空之至高掌控者顾初暖夜景寒_农门弃女狠又彪萧总,夫人她有别的马甲啊!江落秋萧行简墨听霜顾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