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坦白

当晚的家宴上,朱文奎的本意是想和于谦叙叙旧的,但两人才聊了没多少家常,这话题就又转到了正事上。

没办法,身份使然,两人虽有多年故旧之情,但真个聊起来,因这身份放在这里,说不得太多几句,便自然说起了国务,更何况,朱文奎这边心里还紧着之前于谦的那句话。

入阁。

“我是皇子,擢我入阁,便是许阁老说的也不算吧。”

等到妻儿都离席回了后宅,朱文奎才面色凝重道:“会不会,是我父皇的意思。”

那日见许不忌,在车内,当前者将工部改制的奏疏拿给朱文奎看得时候,后者便已经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若是说地方出了什么乱子,以皇子身份出钦差大臣的事倒是有,可让皇子担纲挑头带调研组下地方,了解熟悉几省工业情况,这么一看,确实有些像锻炼政务能力,为下一步入阁进行打基础,确有几分培养的味道。

可若是真入了阁,朱文奎多少是有些不愿意的。

他宁愿在北京知府的位置上一直做下去,或者将自己脑袋上翰林院副的职衔给转了正。

这才是朱文奎最迫切想要去得到的。

而后,进一步便该是展望储君的宝座了。

“这里面或多或少必然是有陛下的意思在的,培养您处理政务的能力,应也是陛下这几年的安排。”

于谦看着朱文奎,沉吟了许久,突然道:“有些事,压在我心里有些年头了,今日,于某打算说与殿下听,还望殿下不要怪罪。”

言罢,长身而起,冲朱文奎作揖:“早些年,您还在南京做应天府尹的时候,于某是刑房主簿,是您的师爷,您还记得当时上任之后办的第一个案子吗。”

“你说的是,一个官宦之子殴打小二致残的案子吧。”

朱文奎不知道于谦为何突然把话题转到那件事上去,蹙眉苦思了许久才想起来一些轮廓,但对当时案件的当事双方的姓名那是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在当时那起案子中,就有了陛下的身影。”

这句话无疑石破天惊,让朱文奎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他虽然已经记不得案子的全貌,但也清晰的记住,那只是一件渺小的微不足道的案子,若是对自己的父皇来说,那恐怕比鸿毛还要轻。

父皇竟然还会关切这种小事?

“从进入湖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常第一女巫穿呀主神贴身家丁修仙别看戏农门娘子有点彪妖仙不殊途我和系统主人的二三事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卿卿醉光阴合租医仙大魔法师旅途闪亮中华之异界开发团我的超级庄园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楚月秦恒小说名字无敌小民工重生暖婚:娇妻,请上线你是银河赐给我的糖我的爱情在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