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纯阴无阳,气喘欲脱

“快,抬进来!”

祁远山也顾不得和方乐说话了,急忙迎了上去,招呼人把患者抬进了里屋,连带着门板一块放在了里屋的一张木床上。

方乐作为医生,来了患者,下意识的就跟了进去,张曦月也急忙跟在方乐身后。

进了里屋,方乐也看清了患者,患者确实是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个女孩子,年龄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嘴唇发黑,面目发青,牙关紧闭。

方乐还好一些,跟在方乐身后的张曦月看到女孩这个样子都吓了一跳。

祁远山一边摸着女孩的脉象,一边问:“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小梅不是一直天葵不来吗,她大姨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方子,送来了些蚕沙,说是泡酒喝,谁知道喝了之后成了这个样子。”

边上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满脸焦急的说着,应该是女孩的母亲,边上女孩的父亲也急忙插嘴:“祁伯,小梅没什么事吧,要不要送到县上去。”

“来不及了,我先看看!”

祁远山眉头紧锁。

这年月,交通不便,乡镇的不少路都还是土路,下了雨之后满是泥泞,村上谁家有辆摩托车,买一辆三轮,都是大事情,更别说什么小车了。

路不好,又没有车,去县城相当不方便,坐班车还要去镇上坐,一天也就四五趟车,错过点了就没有了。

镇上有卫生所,论水平也就和一些村医差不多,最多做个缝合,大一点的手术都做不了,村上一些人生孩子都是在家里生的。

女孩这种情况,现在就是找车送县医院都要耽误好久,叫急救车过来,没有一个多小时,急救车都到不了。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不要乱吃药。”

祁远山摸着女孩的脉象,脸色更凝重了,六脉俱无。

“我们也不知道呀!”

女孩的母亲都快急哭了。

祁远山给女孩诊脉的时候,方乐一直在看着,女孩不仅仅嘴唇发黑,双手也是黑的。

祁远山摸过脉,然后查看女孩的舌苔,女孩牙关紧闭,祁远山还是找了东西把女孩的牙关撬开看了一下,舌头也青黑色。

祁远山看着女孩嘴唇发黑,双手发黑,舌头青黑,六脉俱绝,是眉头紧锁。

在村上行医这么多年,因为交通不便,祁远山可以说什么病症都看过,甚至比女孩这个情况严重的祁远山都遇到过。

可遇到过不代表每一位患者都看好过,只不过大多数患者年龄大,祁远山也只是听天命,尽人事,救过来了固然好,救不过来那也没办法,村里人也理解。

这年月医疗并不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重返1991当首富重返1991当首富赵子良陈晓兰我真的是只普通喵凤帝九倾妖神令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男的死对头安暖叶景淮穿越从末世开始凤吟霜君墨尘和美女一起荒岛求生赵骏姚巧云嫡妃之九天彩凤秦晚烟穆无殇我在大明割韭菜陈飞柳柔_痴傻王爷神医妃香林楚风柳婉仪_洛锦衣陆知淮我真是我仙门里最弱的我老婆是纸片人商战谜局星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