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卷全

台版转自负犬小说组

图源:神仙兔

录入:↑我媳妇

修图:天地有橙

那是发生在去年旅途上的事。牙齿突生异于寻常的剧痛。在临时求医的牙科诊所里,牙医叮咛说目前做的只是急救处理,回去后必须立刻找家附近熟识的牙医治疗。那是六月底的旅行,我还望着梅雨阴霾的天空考虑如何决定天数。之后回到家,梅雨季节告终,灿烂的夏天来了又走,吹起初秋的凉风时,也不知老天是怎么安排的,一收到人事令,周遭便一下子忙起搬迁事宜,在赴任地f乡安置好新居时已是岁末年关,不怎么寒冷的冬天很快就被温暖的春天取代,接着梅雨来梅雨去,然后是夏天到访,如今是夏末秋初之交的长雨之夜。

放任一年无暇照管的牙齿周边又开始不安分地隐隐作痛。仿佛就像对生性懒散的我发出恐怖警告,叫我不能再置之不理。

于是我决定去看牙医。关于牙医的选择,参考了街上炒豆店老板的意见。炒豆店老板十分清楚住家附近新旧牙医的动向。或许是为显示自己的评价公正,老板口若悬河对这一带开业的所有牙医发表短评和概说。偏偏我一向就不擅长记忆人名,完全记不住他口中评价最高的〇山牙科或是△川牙科。结果好不容易只对f牙科这个好记的名字留下印象。据说是父子共同执医的诊所。

不过今天已经晚了。牙疼感觉轻微,还能忍耐个一、两天,决定明天一早立刻就医。

半夜。

正当我心想这牛毛细雨怎么下个不停时,居然在我没留神的当下停了。落地窗外下方的草丛里,蟋蟀开始发出唧哪虫鸣。

隐隐作疼的牙痛唤起轻微的忧郁,那种心情和隐隐作疼的感觉十分合拍,逐步引人陷入未知的深处。一闭上眼睛,前面就是秋海棠花丛盛开的小径,再往下走是两侧叶兰(注1)茂密的幽微夜路。因为有些微微的下坡,更前方就像是如射干(注2)种子般的暗夜深渊。仿佛陌生的迷宫,两旁会伸出奇妙的手招呼你前进,从此无可抵御地踏入不归路。

我强迫自己停下脚步转身准备回去。突然听见公鸡此起彼落的叫声。印象中这附近没听过鸡叫声,大概是有邻居开始养鸡了吧。

唉,今天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去看牙医,干脆起床了吧。一睁开双眼,我竟已然站在楼下的走廊上。这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不解地摇摇头,心想得先上洗手间才行,便跨出脚步。这才发现途中的房间透露出灯光,是房东的房间。

房东是这户人家过了婚期还迟迟未嫁的女儿。据说这房子从房东出生时起就分租给房客。到了青春年少,父母相继过世,就此耽误了「青春」直到现在。因为已经习惯房子分租给外人,同时为了小心起见,二楼只出租一个房间。

我纳闷—大清早的,她在干什么呢?从微开的纸门缝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57页

相关阅读: 陈歌:我原来是富二代哈利·泽维尔[综英美]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果园种颜人[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机战再临不渡当正道成为反派栋梁[穿书]穿成女配后被反派带飞[末世]炮灰后我被超凶徒弟追杀摩合罗传综影视之另一个结局云爷你家夫人开黑店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我要放玩家了白天羽郑灵儿北冥仙帝重生叶辰仙帝重生叶辰都市透视医仙白天羽北冥仙帝重生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