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45章 金笺告祭

耳听慕云献上“锦囊妙计”,竹风吟直是啼笑皆非,无奈咳声道:“慕兄别开玩笑,这样既委屈了商姑娘,又没法跟师父交代,肯定是不行的。”

慕云本来便是随口一说,当下打个哈哈道:“看来竹兄还没喝醉,脑子依旧清楚得很,来来来,咱们继续,今晚不醉不归。”

竹风吟推脱不过,只好舍命陪君子,不知不觉又饮下不少。

众人意气相投,席间谈谈说说,气氛十分融洽,这一餐吃了将近两个时辰,直至戌正时分,天边弦月高挂,这才尽兴收尾。

清云本想抢先结账,无奈他早已醉眼朦胧,此事自然作罢,仍由韩非信料理。

众人结伴离开渝味斋,逐层下到七宝楼台底下,晚间来此的宾客依旧不少,慕云一直留心观察,始终没看到小雷等人,想来的确是跟他们错过了。

清云平日极少饮酒,今日喝得太过尽兴,免不了头脑昏沉,脚下虚浮踉跄,再加上清音年齿尚稚,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韩非信略一沉吟,径向卫廷裳抱拳为礼道:“卫姑娘请了,武当派这两位小友需要有人护送,但韩某和内子身份敏感,为免引来不必要的冲突,可否请你拨冗一行?”

卫廷裳爽快的道:“韩先生客气了,你我两家同气连枝,小女子理应效劳。”

韩非信和声道:“如此多谢了,至于竹少侠和商姑娘,便由我们夫妻二人送回去吧。”

双方计议已定,就此分作两拨,分别前往各自的下榻之处。

竹风吟和商红袖都已经喝至微醺,韩非信和虞散花一人搀住一个,趁势不着痕迹的一番探问。

须知这夫妻二人都深谙话术,再加上“酒后吐真言”,竹风吟和商红袖自觉遇上知己,几乎说尽平生经历。

韩非信和虞散花确证竹风吟和商红袖同属劫富济贫之辈,又兼跟商红袖有同乡之谊,愈发心生亲近,尤其对于他们之前的义举,免不了击节叫好,真心称道赞赏。

眼看瑞霞苑遥遥在望,韩非信终是打定主意,满怀诚恳的道:“两位小友德才兼备,实乃当世俊杰,敝处如今广招贤才,亟盼有志一同者加盟。倘若两位小友有意,后续请上门一叙,敝处随时欢迎。”

虞散花勾着商红袖的手臂,笑吟吟的道:“韩郎这话说得不妥,难道人家无意加盟,便不能上门一叙了么?何况竹兄弟和商小妹高居左右护法,在六侠盟中前途无量,要想挖来他们,只怕太过困难。”

韩非信微微一笑道:“事在人为,即便困难也要开口,这是韩某身为总巡查的本分,两位小友别怪我唐突便好。”

竹风吟和商红袖神情讪讪,还是商红袖咳声道:“能得到韩先生和虞姐姐的青睐,我们两人十分荣幸,但说到加盟之事,还得从长计议,万请贤伉俪见谅。”

虞散花笑嗔道:“看我说什么来着,韩郎你操之过急了吧,这便叫做心急吃不着热豆腐。”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废话太多真的不好无双庶子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伊始之影我怎么当上了皇帝最强躺赢当训练家开了外挂平安京都仙朝神捕正派都不喜欢我都市之北境战神杨辰秦惜终极小飞侠从长空市开始的崩坏生活柯南之我是皮卡丘我的谍战生涯乱世医女传大明流匪大唐第一村异常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