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雨

崇祯三年,六月初九,四更天。

天色黑黢黢,月亮也不见了。

狮子营六哨军士打起火把,在黄龙山狭窄官道的荒村野店集结。

刘承宗站在房顶,瞭望蜿蜒山道上一面面大旗,指挥各哨部队在行军中的位置。

他只有一个机会,撵着贺虎臣打穿这条山间官道。

根据李老豺的情报,黄龙山的官道比子午岭要狭窄,这条路东西两头临近鄜州与宜川的道路较宽,越往中间越是人迹罕至,道路也越走越窄。

最窄的地方,算上路两边斜坡堆积的枯叶枯木,仅有四步宽,正常情况下也不过十步左右。

官道很久没修过了。

但宽的地方也宽,除了两山中间那三四十里路人迹罕至,其他地方相隔十余里便有荒废村庄,村庄边沿都是百姓过去开垦的田地。

最宽的地方算上田地,能有百余步,有些地方还有山间小路,南北向的山梁一样能爬上去。

李老豺对那些山梁记忆犹新,每当墚上的宁夏塘兵挥动旗帜,要不多久就会有鞑子兵骑马过来。

魏迁儿给塘骑的蹄子裹了布,熄灭火把三骑一队向前沿官道摸黑探去。

狮子营的先锋,是最擅长攻坚的后哨,哨长王文秀把部队从荒村晒场拉上官道,以两队四路并行组成八路纵队。

李老豺带人坐在官道旁山坡上,看狮子营出兵,眼中满是羡慕。

和他们比起来,狮子营的人马装备太齐整了。

单就王文秀这哨,两队人并排,在官道上拉出大队,说是八路纵队,其实是每四排二十六个人。

第一排八人,两侧是各有一名队属辎重兵,内侧六人是分属两队的战兵小组。

战兵皆配弓箭腰刀或金瓜骨朵,有些带了七尺短矛。

两名辅兵则携带丈五长六的长矛、三眼铳、标枪等兵器。

长度不及一丈都是短兵器。

二到四排,最外侧是两头由辎重兵牵着的骡子,背负盾牌甲具。

后面的队伍也基本上都一样,无非就是有的战辅兵都用火器的区别。

等这两队兵过去,才有四头骡子负小炮并行。

王文秀就在这四门炮后面的中队最前,雄赳赳地带队朝前走。

他把战马和骡子都留在后面了。

他这个哨本就骑术不精,从哨长到队长,是以固原步兵百人队为架子组建的,更别说在这种狭窄山道,战马在队伍里乱窜只会给阵型创造缺口。

&e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余瑶陆驰胡欢被困在末日的我成了一辆车一胎双宝:妈咪你马甲掉了乔诗蔓秦煜城万相之王蓝血贵族最强王府家丁苏嫣然陈阳深山厚林藏娇娘农田有喜:太监相公太腹黑苏囍余烬农女天下:田园世子妃齐蓁蓁顾斯年穿越年代之吃好喝好赘婿之王王锐卫清怡上门豪婿万家灯王锐卫清怡龙榜第一王锐卫清怡地球至尊王锐卫清怡卫清怡王锐主角叫王锐和卫清怡的小说小说王锐卫清怡小说主角王锐卫清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