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三章 胜败落幕

胜了。

地上是哭、是笑、是血流成河。

天的那头被雨水洗涮后,在昏暗中重新绽出晴朗。夕阳本已经坠了,却又在不知何处的远方将一大片云彩染透。这朵云很暗,边缘却露出金色。它随着风缓缓飘来,追随着另一朵云,轻轻去啄它,直到融为一体,软且温柔。不远处雪山的影子亦成了深蓝色,像是已说了告别。只有最上层的积雪还呼应着天光,勾勒出一道镶金的边。

一切逐渐落幕。

萧桓尚未从战役中抽回心神,他还伫立在河滩里。冰冷的河水漫过他的小腿,可是他丝毫不觉得冷。他喘着粗气,身体还在沸腾,重玠刀饱狼血还在燃烧。

其实当他亲手砍下程烨的头颅时,就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逆贼连连溃退,接连被诛杀俘虏。这是杀戮却亦是他和他的战士们再次守护住了故土。奉器,他的家。他的王在那里,他的子民在那里,他心爱的女子在那里。

千百年间,征战从未真正离去,她斟酌着自己所中意的时刻、偏恋的土壤,俯身亲吻。是谁赋予她如此随心所欲的权力?是我们每一个人吗?

“是天灯!我们快回奉器!”

松挫是第一个从北侧空中上百盏灯火里,一眼瞅见了“天灯”的人!赶忙跑向萧桓。

“焕王且慢!”

从血水中淌出来的斯沁岱钦同样从漫天灯火中看见了特制的那一盏。听见松挫话语急切,眼见两人从冰河中淌出来,几步跨上战马,调转马头就要带人开拔,却并没有跟上前。

萧桓回身,看见不仅斯沁岱钦未动,就连刚赶过来的阿如罕和吉达也勒住马缰注视着他。

此刻萧桓身边只有松挫一人护卫,两人皆不明白这其中意思。但见这些人眼神坚定,似乎别有用意。

“大首领,你们有什么顾虑不如直言。”松挫感知异样,打马上前将萧桓与竟原那三人隔开。但他心中无法轻生怀疑,毕竟前一刻这帮人才共同浴血!

“焕王,我们不能回奉器!”

“为何?王命如此,天灯即为急召,意为奉器危。我们必须马上回去勤王!”

听完萧桓的陈述,另三人依旧不动,脸上神情流转。最终,斯沁岱钦发话:“来人!把焕王绑了!”

霎时间,竟原军将萧桓与松挫围在其中。此刻,竟原军数倍于萧桓从城中带出的兵。

“斯沁岱钦!你要谋反吗!”

坐骑感受到主人情绪波动,拍打尾部,低声嘶吼。萧桓和松挫手持长刀,默契靠近彼此。

“焕王,我等尽忠于自己的信仰!绝不背叛北离!只是,我们得到的指令与焕王有所不同:天灯意味着奉器陷落,若见天灯,北离易主!我等将全力辅佐焕王成为下一任北离王!”

&ems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燃情蜜爱:祁少溺宠小甜妻北国谍影沉默的奥利奥悍刀佣兵之俏红颜秦言柳梦雪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心尖宠豪门奶爸绝世杀神末世团宝在线救爹重生九零:食神空间有点钱高阳一剑倾国我家殿下太缠人全球轮回:这个剧本我看过重生之执掌天机穿越八零幸福生活大明武装采矿船漫威黑洞之眼大宋最狠暴君芊芊仙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