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

杜子衡居然回母校当了老师,这一消息突然在同学群传开。连签子也感到不可思议。当他知道这一消息的时候,做为校友的他表情和詹璐璐当时一个样,惊得差点下巴都要掉了。

自从上次在学校校园偶遇詹璐璐之后,杜子衡回到家里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自己深爱的女神,挥之不去。

即使,现在他也已经成家,娶了同样为商业世家的豪门千金为妻。可是,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而此时的杜子衡,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贵族学校的校长。怪不得詹璐璐看他的时候,他身上多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气质。

杜子衡回到家里,他看到什么就砸什么。

他新婚的太太冷眼地看着这一切,好像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轻则打骂、重则打砸,抽烟酗酒,发酒疯,他的行为完全与他现在的身份和年龄不相匹配。

开始的时候,年轻的杜太太吓得哭着回了几趟娘家。后来,慢慢地在家人的劝说和闺蜜的开导下,也就适应并习惯了。豪门婚姻多不幸,基本上都是家族联姻,谁还不是带着目的嫁入杜家的呢?大家各取所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日子大致还过得下去,也就算了。要谈感情的话,就不要踏入豪门了。

东西砸也砸了,气也撒了一半,再出去喝个小酒,回来睡上一觉,第二天起来这日子还是得重复着继续往下过。

“唉,你到哪里去?你不在家吃了饭再走吗?”杜太太想阻止他出门。

“不用你管!老子出去吃!”原来,他还是曾经那个蛮横不讲理的校园四大恶霸之一杜子衡。只是,在不同的女人面前,表现得不同而已。

“你看看你自己,什么鬼样子?整天不是砸东西,就是对自己的女人发脾气!如果你不给我生个一儿半女出来,就别想继承公司!”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杜老爷也只能恨铁不成钢。还真不信杜家在杜子衡这代就绝后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

“要生你自己生,谁要继承谁继承去!老子不稀罕!”哟嚯,这还没喝上呢。咋就说上胡话了?这不明摆着找打吗?还不得把杜老爷气得七窍冒烟了?人家那是詹璐璐不要你,不是人家杜老爷不同意,一点也不知道尊敬长辈。

“你这王八犊子,你给我滚!”杜老爷气得差点断了气。

“滚?好呀,巴不得呢!正好,不要整天跟这个黄脸婆在一起!”人家可是你明媒正娶的正正宗宗的大家闺秀豪门千金,长得也是唇红齿白水灵水灵的,人家哪里脸黄了?看人家不顺眼就骂人家黄脸婆,能不能积点口德?不怕以后自己儿子生下来没吗?

在杜府众目睽睽之下,杜子衡衣衫不整地,他拎起丢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逃出了这个家。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只听见杜老爷对着上苍大喊。

杜太太站在一旁小声地抽泣着,扭捏作态。杜夫人看着满地的狼藉,摇着头。她走上前扶着自己儿子的新婚媳妇,在一旁安慰着她。

“妈咪,您看子衡这样,您可要为我作主呀!”这个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杨竹兰周书仁绝世医婿巨人:拯救萌妹计划杨竹兰周书仁留给未来的自己周书仁杨竹兰黑科技从钢铁战衣开始医生的那些事儿从逍遥派开始签到于陵极品女仙圣医豪婿林漠许半夏圣医豪婿简单的鱼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夏林漠许半夏天医豪婿林漠许半夏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最强兵王归来穿成辉夜姬在忍界搞事诡秘:从阅读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