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大风暴前夕(四)

没等到年底,调研组就在南京一分为二。

作为副组长的王与准带队留了下来,司职调研安徽、江苏两省的情况,而朱文奎则带另一队直接去了江西。

打得旗号是既调研江西工业情况,顺道也视察江西的防汛工作。

大明眼下的情况就是,一旦闹汛情的时候,江西基本就是最凶的省份。

所以打出了这一旗帜,朱文奎连留在南京过年的时间都没有,兴冲冲的便带队离开南京直扑九江。

而等到了九江之后也是没有多做耽搁,匆匆看了一天,次日就奔了吉安府。

这一刻,任谁都知道朱文奎来江西冲的是谁了。

吉安府辖境内,能值得大皇子如此上赶来见得,只有已致仕的前任首辅杨士奇。

后者对于朱文奎的到来很是惊诧,怎么都没有想明白这个节骨眼上,大皇子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专程跑来寻自己。

算算时间,自己可都是已经离开权力中心好几年,要说门生故旧、遗存的所谓政治力量那也早被许不忌给清理的所剩不多,唯一能拿出手摆出来的,还是自己那个做一省封疆的儿子杨稷。

可杨稷能身居今日高位,靠的也不全是杨士奇这位老爹的扶持,靠的是湖畔一期学员的金字招牌,靠的是确切真材实料。

“文奎见过杨阁老。”

两人见了面,朱文奎的一声招呼还是客气至极,让杨士奇一阵恍惚。

这声杨阁老,可有些年头没听人叫过了。

恍惚过后,杨士奇慌忙招呼起来:“殿下快坐,老夫当不得殿下的礼啊。”

将朱文奎让进自己的私塾后堂,有几个少年岁数的小书童正在苦读,见到两人进来,俱都起身问了杨士奇一句恩师好,而后看向朱文奎便闹了迷惑。

“这位是当今大皇子殿下,还不见礼。”

一句介绍,吓得几名小书童忙躬身问安,而朱文奎亦是亲和微笑,一个个亲手扶起:“尔等不用习这繁琐礼节,安心读书便可,还希望本宫的到来不会打扰到你们学业才是。”

“咳,你们都先离开吧。”

杨士奇在一旁轻咳一声,挥退了几名书童:“殿下请上座。”

“不敢,阁老先坐。”

这种客套话,朱文奎说起来早已是得心应手,即使杨士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霍格沃茨的德鲁伊大师白手帝国地球大买办元希修真录六零后妈发家史科技:从超级动力电池开始卒舞首富从以旧换新开始疯狂的无限生存快穿佛系女配羽皇残刀真千金有杀气![古穿今]无影杀神今日宜逃生面麻的火影记录斗罗之我携核爆而来燧灵记末世鼠辈玄天战枭MC的异域领主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