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夺嫡的大幕缓缓拉开(下)

虽然说眼下的朱棣确实是老了,但老不代表脑子就混。

朱文奎看似无意间的这一句关切,让朱棣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可能连朱棣自己都说不上来,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他还是觉察有些不对。

作为一个已经退出权力中枢的亲王,朱棣是绝不会想着重新将自己和自己一家投入权力的漩涡中,所以他在短短的一怔之后,就很快恢复了自然。

“你说文圻啊,他挺好的吧,就是可能平时工作太忙,也没时间来孤这,你也知道,他在城外的龙江船厂做工,平日里就连回家的时间都不多,也就偶尔逢年过节的时候会来看看孤这个老头子,坐不得一下就走。”

这番话,那是一丁点有用的情报价值都没有。

朱文奎笑笑,他本就没打算能从朱棣的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问朱棣还真就只是随口关切。

再怎么说,他作为朱文圻的大哥,要是不关切一句岂不是说不过去。

只是朱棣这番回答,多少显得有些政治小心,添了几分生疏防范的意味了。

有了这次问答,多少还是影响了一些气氛,两人之后的说话便开始以家长里短的寒暄为主,一句有营养的话都不复存在。

留在这燕王府里吃了饭,朱文奎便按着规矩告辞离开,没有多待的意思。

倒是出门的时候正撞上下班回来的朱瞻基,堂兄弟两人又在门口交谈几句。

交谈中,朱文奎才知道,眼下朱瞻基已经过了南京当地的省考,眼下是城建处的科员。

“怎么忙这么晚才回来。”

“别提了,知府衙门对老城区又做一片规划,马上动土拆迁,这不整天摸底呢吗,所以忙了点。”朱瞻基一手把着自行车的大梁,看得出来他这一路上蹬的不慢,额角还挂着汗呢。

“倒是殿下您怎么得空来南京了,您不是在北京做知府吗?”

“卸任了。”朱文奎笑笑,伸手拍了拍朱瞻基的肩头:“我来南京看看江南几省的工业发展情况,要做份报告给内阁,等过两天我忙完这初来乍到,你我兄弟再聚。”

“诶,您先忙。”朱瞻基送了两步,看着朱文奎上了马车消失在街角,自己才推着自行车回府,同正堂之上端杯饮茶的朱棣打了声招呼。

“爷爷,孙儿刚在府外见到大皇子殿下了。”

“嗯。”朱棣垂着眼皮,红通通的脸上还散发着几丝酒意:“见到了,没说什么吧。”

&ems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绝世龙帅亿万首席宠甜妻我的漫威超人女友开局获得神医书重生之枭雄归来终夏之末重生2011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方策替嫁为后重生七零正当年神眼医少弄潮我在东樱有间餐厅我在东樱有间餐厅赵扶余当漫威糟了阿蒙重生:崛起香江仙医狂婿御兽大宗师:开局兽语精通带着游戏模板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