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安排(下)

当晚的演出朱文奎那是一点都看不进去的。

换谁遇到这种事情,哪里还有心思去看演出啊。

这边才堪堪结束,朱文奎都没等许不忌带他离开,后者同他也不顺路,后者还要回一趟文华殿,索性朱文奎便自己带着俩随从寻了辆人力车就回了府。

今个在许不忌车里获知的消息对朱文奎来说,实在是太重大了。

挑个专项的调查组,下到地方各省。

单一点,自己离任之后,谁来接北京知府的位置?

朱文奎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甚至他的调研组都还没立起来呢,新的北京知府就进了京,随时可以走马上任。

来者也是朱文奎的老熟人了。

于谦、于廷益!

这位杭州知府就这么一跃,坐到了北京这个直辖府的头把交椅之上,算是成了名副其实的封疆大吏。

得知于谦来接自己的班,朱文奎自然是开心的很,于谦进京当天,朱文奎便着媳妇在府里备好了家宴,自己坐着马车停到了承天门的门外。

于谦前脚从门内出来,后脚就看到了从马车上下来的朱文奎。

故交见面,两人都笑了出来。

“同吏部谈完话了?”

一上车,朱文奎就笑吟吟的开口:“没想到,你我两人几年未见,竟是在今时今日这番,如今你履职北京府,下一步诸部尚书位便是唾手可得,继而入阁柄国辅政了。”

对功名爵禄向来淡然的于谦面上并无太多喜色,做多大的官对他来说,确也不值得喜,他之所以开心,更重要的是离开杭州。

“杭州是下官家乡,亲朋故旧的太多,现在离开了杭州,便再无这些人情纷扰了。”

“哈哈哈哈。”朱文奎给于谦添上茶水,已是大笑出声:“谁不知道你于廷益的名声,朝野上下齐夸,论私德,你于廷益足堪圣人完人。”

这还真不是朱文奎捧于谦,单论人格和为官操守,能跟于谦比比的,也就一个尚未出世的海瑞了。

在杭州为官几年,不仅没为家里故人寻过私,更是尽量深居简出,连聚会人情往来都甚少露面。

每月发俸,一家五口对付吃喝便足,余下的全被于谦捐给了杭州大学,于谦甚至没想过给自己的孩子留点积蓄。对于这种在外人眼里简直是有些过于不可理喻的行为,于谦是如何解释的?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宋家夫人不好惹我的客户不一般迪迦的传说权游从领主爆兵系统开始漫威的神王状元郎他国色天香我体内有仙府洞天异星遗迹猎人魔女修行在末世策汉海贼我有全球卫星定位民国穿越来的爱豆我躲在九叔对门重生空间农家宝奈何王爷不上道我在天刀当大佬起源之祸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村长家的福宝靠玩游戏拯救银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