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先放一马

对胡均来说,从大理寺下到山东的这次案件复查,更多可能只是走一个过场,然后代表朝廷出面安抚此次案件死伤的工人家属,这才是正经事。

案件本身应该不会存在什么猫腻,这一点上,山东方面拿出来了很多的有力证据,但是此刻见到了唐赛儿,却有让胡均有种窥破大案的感觉。

这起案件莫不成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纵火。

按捺下心头的震惊,胡均转头看看,他的身旁还占有山东的两位布政使。

杜文的赵之其。

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同样的惊愕,似乎也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一般。

“这事,是你丈夫亲眼所见,亲口对你说的?”

“如此大的事,贱妇怎么敢欺瞒大人。”

胡均甩了官袍:“若是如此,你且先回府料理你丈夫的后事,待本案查明,我自会替朝廷给你个公道。”

说着话,胡均转身就走,经过杜文两人身旁的身后,还冷冷的重哼了一声。

于是,专案组在山东的工作重心开始倾斜,着重的调查起四通仓库失火的案子,而调查的核心,就是围绕山东户政司入库的那三十万吨冬粮。

只有这一条线索是有猫腻的地方。

“杜藩台,接下来的对话,我希望你可以如实的向我解释,不然的话,您作为山东的左布政使,将难以洗清身上的嫌疑,我有权将您就地革职,移送都察院。”

在杜文的办公室内,胡均一脸严肃的与杜文对面而坐,拿出纸笔公事公办。

面对这场景,杜文的脸色多少有些紧张,但很快又恢复的平静,点头:“自然,我懂。”

“工人林三之妇唐赛儿的举报......”

“我知道。”

都没等胡均的话头开始,杜文已经抢先开了口,面对胡均的诧异,杜文道:“早在失火案的第二天,这唐赛儿就来到公衙鸣冤说了此事,紧跟着我们就派出专人去寻林三录供,然后展开了对此事的调查,这事压根就是捕风捉影。

林三已经重度烧伤,医馆说不排除出现幻觉的可能性,后来他便昏迷不醒,直到去世,这些事我都了解过,火确实是意外导致的,失火点在仓库的内部,极可能是因为一盏油灯的坠落而导致,因为在失火前,四通制衣厂有一批工人从里取货,所以点了灯进行照明。

林三口中看到的几个人影,很可能是这批工人发现失火后正在仓惶逃窜,而这几个工人我们很早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他马上也要逃婚了一品狂少傅小官董书兰我最喜欢诡异了恃宠马甲折腾大佬的日常末世女在恋综干饭九千岁逼良为妻女主她不想走感情线萌宝集结令:陆先生,你的九个儿子震惊了全球莫晓蝶陆晨旭娇小姐在八零年代享福笑死,根本没有普通人寒门王妃会下蛊机战王朝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无颜医妃本轻狂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诸天之神照经传人卫子瑶祁千澈无颜医妃本轻狂卫子瑶祁千澈相亲:开局要我帮还十万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