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真相大白?

当山东布政使司公衙开始选择走法律程序来应付这群所谓的‘刁民’时,这起案件本身的性质已经不重要了,而这起案件为大明带来的影响,也不仅仅只是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这么简单。

工人的家属当然是不会愿意的,尤其是在通判司一纸判决下来之后,就更没有人会愿意了。

“难不成什么事都得顺着百姓的心思才叫个对?”

能够在许氏内阁时期做到一省布政,杜文绝不会是带病提拔的那种,他未必是包拯、海瑞那样的官,但也绝不至于腐败和草菅人命。

可即使如此,在这件事情上,杜文到了北京之后仍旧有自己的坚持。

“在这次事故中,山东布政使司上下的所作所为皆有法可依,程序上没有出现任何的瑕疵枉顾,我作为山东的一把手,为山东全省负全责,心头一样牵挂百姓。但这事,我认为山东布政使司的处理是没有问题的。”

面对内阁的约谈,杜文表现出的并不全然是唯唯诺诺和惧怕,即使是邝奕和代表内阁找他谈话,在长安街通政司的大会议室内,杜文的语气一样充满了坚定。

“这起意外事故的发生,布政使司上下都很痛心,我们已经做了深刻的检讨,是因为我们日常工作中存在疏忽大意,没有将安全工作宣传到位才导致这起意外的发生。

可是在事故出现之后,死伤工人家属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不合法的行为,他们围堵布政使司,影响一省公务的正常运转,提出不合理更不合法的诉求,狮子开口索取天价般的赔偿,所以经过省里认真的研讨,也经过通判司在法律上的再三确定,下官做主,将这件事彻底办结。”

见内阁的约谈组仍旧沉默,杜文有些急了,再开口的时候,说的话便不算怎么好听。

“邝阁老,我知道,我们做官的,事事要以也应该以百姓为重,但是,也不能说百姓说啥要啥都是对的吧,他们闹难道就有理了?

如果说谁闹谁有理、谁穷谁有理、谁苦谁有理,那还要官、要管做什么,直接请几个乞丐叫花子往庙堂上一放,他们倒是代表广大贫苦人民了,但他们知道啥是全局吗,他们就盯着自己眼么前那些个一己私利。

更何况,人民群众里也有坏人,也有刁民呐。”

“谁是刁民、谁又是坏人?工人家属遭遇灾厄,内心的悲痛我们能体会到吗,索要一些赔偿也是情理之中,怎么到了你嘴里,就这么给人扣帽子。到底哪里刁、又哪里坏了,啊?”

邝奕和总算是开了口,不过眉头皱着,显然因杜文的话而多少有些不高兴,不过他也没有表达太多不满的情绪,公事公办的说道:“行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这件事我会向许阁老汇报,也会拿到内阁的会上通通气,怎么处置,等内阁决议吧。”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我有一座避难所半岛文娱从编剧开始从与关雎尔相亲开始重生1997年从群演开始可谓长生遮天之神话归来天才萌宝契约妻医妃权倾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天才萌宝契约妻简语汐卫景寒元卿凌楚王天才萌宝契约妻简安安一声令下,全人类随我攻入异世界见龙卸甲沈君临秦小钰天才萌宝契约妻诸天证仙录至尊邪圣阴阳绣公司前台是仙帝侯门医妃飒且甜新手人皇成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