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射程之内皆真理(四)

旭日初升,金色的阳光洒满了大地,而大地也给了天空以血色的回应。

恒河,这条印度教徒心中的圣河、母亲河,已经被无尽的鲜血所浸染,自阿拉哈巴德这座城头上汩汩留下的鲜血,汇成小溪流入护城河内,再由护城河的水流呼啸着冲进恒河之内。

这是一场残酷至极的攻城战!

城头上守城的一方高呼着“安拉”,这群德里苏丹国守军并没有堕落,作为一名***,他们向他们的真主展现了勇气。

虽然他们所守护的城市是印度教的圣地,是他们教义中应该被毁灭的异教徒集中地。

这大概就是世上最大的嘲讽,所谓的宗教、信仰,都不过是政治家或者说统治者手中的工具。

上位者们一边拿着宗教信仰洗脑着底层,自己却在大行其事的将写满教义的纸拿来擦屁股,而后说上一句‘这都是在顾全大局’,便将纸张扔进粪坑之中。

突厥的四十家军事贵族,高举着安拉的旗帜,几百年内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毁灭异教徒的战争,却在此刻,为了守护阿拉哈巴德这座城,而付出自己的生命。

如果真有所谓的真主,可能会被活活气死吧。

而攻城的一方,则是汇集了几个国家的健卒儿郎,他们年轻且富有斗志,迎着如雨般的密集箭矢向着城池发动冲锋。

前面的人死去,后面便踩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前进,嚎叫着、呐喊着攀向云梯,盼着头顶的落石和滚油可以从自己的身侧落下,祈祷着死亡可以晚他们一步。

侥幸者的祈祷起了作用,他们从垛口处滚落入城头,还没等站起身,便被几把长枪刺入身体,或被一刀砍下脑袋。

死亡,是这座城池此时最廉价的事件,

“一个时辰打下来,两万人足足死掉了四千有余。”

第一个轮次的攻坚已经退了下来,拿到战损单的陈春生被这个数字吓到了。

“不许停,第一轮次就地修整,第二轮次投入攻城。”

马大军眺望着远处的城头,那里德里苏丹国的军容依旧严整且士气鼎盛,看来这第一波的进攻并没有让他们遭受到任何的损伤。

“不拿命消耗光这座城里的落石、滚木和火油,如何才能短兵相接呢?”

对于这个战损,马大军看得很开,这也是在他的预料之内。

攻城战,永远都是开头最难。

&em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虐仙记降维打击超神宇宙赘婿圣医我在万界送外卖女总裁的贴身兵王陆天龙苏凌月只愿岁月安好,与君共老(女尊)这个穿越有点早聊斋:书生当拔剑身为巨龙的我贪婪又无耻免费游戏设计师斗牛胜佛大师兄他成佛了风云菱楚炎冽落日熔金(刑侦)活埋大清朝开局暴富的悠闲生活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绑定气运:开局获得白胡子模板毕云涛林雪只有我和男主在走剧情从海贼世界开始的赛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