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自当冤冤相报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草原的景色是极好的,广袤静谧,微风拂过成片的青海,荡漾着昂然的生机。

你很难把这种人间桃源般的环境,跟当年纵横欧亚,驰骋万里灭百国的蒙古联想到一起,这种环境下诞生的民族,竟然拥有如此膨胀的征服欲和杀戮之心。

草原,或者说游牧民族,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原的脑袋上,几千年来,一旦南方的邻居变得衰弱,这个生在马背上的民族,就会狞笑着拿起马刀,挥扬起马鞭,兴奋唱着他们的民歌,高呼着长生天庇佑,跃过长城,铁蹄南下。

而今天,南方的邻居,则向着大草原,发起了一次逆向的征服!

一支庞大的军队,数十万马蹄如锤柄般砸在绿色的鼓面上,闷雷滚滚炸响。

“髀肉复生啊。”

没有人知道,朱棣按照他自己制定的行军计划,快马奔袭一日一夜的时候,两腿内侧的肉已经被磨的生疼,只不过朱棣能忍,能忍到连他身边一直陪着的朱高煦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扎营时,朱棣步子后面滴落的鲜血。

“爹?”

朱高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喊了一句,就被朱棣回首的眼神吓住。

这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是朱棣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甚至一度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可是再仔细一想,除了那年在西南作战,但那时候因为地势的原因,更多的还是步行鲜少骑马,后又在南京养尊处优,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这般疯狂的急行军了?

昼夜四百里!

兵书常说慜侯神行,但夏侯妙才将虎豹骑最多也不过才昼夜三百五十余里,朱棣生生在这这个基础上又拔升了五十里!

为的就是在大草原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就迂回包抄掉整个斡难河!

但是朱棣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感受到刘跑跑的处境,刘跑跑的感慨落到他的嘴里,这真的太没道理了。

“这是上天对老子的警示啊。”

临时扎下的帅帐之内,朱棣解下裙甲,看着两腿内侧的血肉模糊,叹了口气。

“时光短暂,原来孤已经老了,只是安养个三四年,就已经连战马都骑不得了。”

朱高煦这回正忙着给朱棣备药,闻言下意识的回道:“爹哪里老了,依我说起码还能驰骋三十年。”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权欲诱惑重生之金融大亨超能人生史上最强闲人乡痞艳福袁朗的十年爱情都市绝色榜成蛇将门邪少重生之纵横官途乱世强国梦肥仔球王都市堕天使重生之激情燃烧岁月腹黑老公别太坏指点江山拥美男鲨鱼凶猛邻家有女送上门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圣道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