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两件事(中)

感觉到大朝会议事有想要跑偏的动向,朱允炆便赶紧开口。

“行了,今日是议事,没必要捧对贬错的,朕还没有说完呢。”

这两个玩意除了是个马屁精之外,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就算朝廷收粮,他俩的家底子结构是什么?

胡广是个官二代,家里除了几百亩上好的江西水田之外也有私产,根本不靠产粮生存,所以不在乎。

许不忌完全是个穷酸文人,名下的几十亩地都是他当上举人之后,邻里乡亲的挂靠田用来避税的,换句话说就是他周遭的亲戚邻居负责耕地养活他,他整天的任务就是读书。

朝廷收不收粮税跟他俩有个屁的关系,典型站着说话不腰疼。

“郁阁老。”

打发了两人闭嘴,朱允炆看向郁新,沉声道:“你抓朝廷的财政收支,我大明一年岁入多少,这么多年来都简在心中,你要不要来跟大家伙说一说?”

被点了名字的郁新就有些恶心。

天下有多少免税田多少官员的职俸田,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些田产如果都上税的话,大明一年的岁入要多出多少他心里也清楚。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说出来的话,给那些不上台面的中下层官员带来的震骇将会是极大的,聚沙成塔,那些家里只有十亩、二十亩薄田的底层官员或许日常中不觉得占国家一点便宜有什么不对,但要是看到总和,也会不自然的生出一种感觉:“如果那些差粮大会都愿意缴的话,我也愿意缴。”

“郁阁老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

迎面对上朱允炆的目光,郁新陡然觉得脖颈子处一凉。

他突然想起几年前在文华殿,那时候刚刚登基的朱允炆找他们聊土地兼并这件事,那时候的朱允炆忧国忧民,跟他们聊兼并的坏处,聊朝廷的弊政,被他们以无声的缄默顶了回去,甚至装疯卖傻的矢口否认。

今天,时隔四年之后皇帝又开口从另一个角度提起了这件事,但时过境迁,皇帝不跟他们聊那些高空楼台的隐忧,而是直接一把刀扎在他们的心脏上!

郁新咽了口唾沫,他知道现在的他根本无路可退。

现在的朱允炆也不是那个几年前刚刚登基的皇太孙,现在的舆论也不是几年前那个万事由他们士族阶级说的算的舆论了。

“凡反对皇帝的祖上一律都是卖国贼。”

这狗屁舆论早就被带进了沟,完全是因为老孔家做的好事。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剑神之独步江湖哈利波特之圣殿传说亚瑟王的综漫之旅装逼愤怒系统女学霸在古代侠客管理员长生归来当奶爸一剑朝天叶凌天李雨欣许晓晴汉当兴重生之神级豪婿江湖之恋我非痴愚实乃纯良直播之狩猎荒野宅在东瀛的不称职神官诸天之龙族崛起魔女的交换巫师世界的大领主真不想剧透维度侵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