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常熟流血事件(中)

建文四年三月十六日,一个注定会被青史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的许不忌照例在常熟县举行了一次‘个人演讲大会’,拿着他连续几夜奋斗写出的佳作,驳斥孔希范的诘责文章。

他的佳作从多个方面驳斥了孔希范的儒学治国基调,比如汉武帝刘彻北伐匈奴功绩的基础来自文景之治。

而文景之治所用的施政纲领,一是祖制,也就是萧何做丞相时的那一套,萧规曹随这个典故大家都是知道的。

二一个就是文帝加入的黄老学说,即黄帝、老子等先圣思想,跟儒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是第一个方面。

而关于因为北伐而导致的民间凋敝,汉武帝启用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治国,从而快速的安抚民生、恢复国力这一点,可就被许不忌揪住了小辫子。

田千秋没什么好说的,是地道的儒党,但是桑弘羊可是杂家学派的啊。

你拿杂家学派的先贤充你儒家的面子算什么操作?

诚然,诸子百家在汉武帝提出独尊儒术之后逐渐凋零,大批的百家学子为了当官,不得不捏着鼻子并入儒家,给自己披上一层儒学的外皮,但不能因为人家批了儒学的外皮,人家祖宗时期留下的思想学说就被你儒党剽窃吧!

这不是公然的无耻窃取行为,还有什么叫做窃取呢?

而且汉武帝晚年昏聩,搞了一大堆的幺蛾子,最后将国家托付给幼儿的刘弗陵,开启了“昭宣中兴”,但昭宣中兴盛于汉宣帝刘询,这是不容反驳的事实,而汉宣帝上台之后的治国理念就是“王霸兼行”,公然反对独尊儒术理念,这才开创的汉室中兴,使得四夷宾服。

这份成绩难不成也算在儒党的脑袋上?

这是许不忌挑出第二个方面的毛病。

而第三点可就要了命,许不忌找出了诸子时期的孔子典例,搬出了君子六艺这个老掉牙的古董,又举出了公羊传里面注解《春秋》的例子,这就已经出现了迥异之处,更遑论其他两部《谷梁传》、《左氏春秋》等对《春秋》的不同注解。

至于在往后为了应附君主、朝代而演化出的魏晋文学、隋唐文学、宋元文学。

儒党学说早就被改了一个面目全非!

你管哪一种叫儒学?又或者都是儒学?

然后恬不知耻的告诉世人,这是儒学的进化,不能因循守旧,墨守成规?

都进化成什么样子了心里没点逼数吗?

这第三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海猫鸣泣之时(文)铃木同学,我爱你少女,兵器,潘朵拉人气妹妹与受难的我(女生人气妹和受难的我)星刻龙骑士东京异闻虎鲸格拉狐笛的彼方GANTZ杀戮都市Minus黑之夜魔(黑之STRIKA)战斗城塞马斯拉沃剑精试炼玛莉亚狂热未来都市NO.6深山家的蓓儿汀(深山家的贝尔汀)天使小夜曲Flyable heart 恋色甜点绯色魔法使不眠的珍珠第101篇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