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引君入瓮(中)

原齐王朱榑、含山侯相继因剿匪不利的缘由被皇帝褫夺爵位,打进诏狱等死的消息,对整个大明的冲击是绝对巨大的。

因为这是朱允炆登基以来,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拿出了他作为的帝王的杀伐权威。

皇帝不是一向对宗亲很客气的吗?

宗人府连着好几天都静的像一汪死水一般,几个在京的宗亲藩王就算是碰了面,之间说的话也陡然少了许多,都是匆匆打个招呼便遁开远远的。

几个做弟弟的有心去找朱棣,希望朱棣作为宗亲的领头羊能找皇帝求个情,不就是办事不利吗?大不了罢黜为民,贬到西南西北这些边疆守几年边,等过些年皇帝气消了,到底是一家人,再给接回南京来便是。

“你们有种,就自己去。”

凡是涉及政治上的事,朱棣绝对不会伸出一根手指去碰触禁区,面对自己面前这些个兄弟的求情,连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

“到底一家人不是?”

朱椿才刚搬回这南京城,皇帝就当着一众宗亲的面先拿下了朱榑,怎么看,都让朱椿、朱桢两人心里哆嗦,有种进入鳄鱼潭赴死的感觉,所以自然希望宗亲可以团结起来,找朱允炆求个情,看看能不能把朱榑保下来。

这才有几天大家伙齐聚燕王府的场景。

“四哥,朱榑这小子打小就跟着你在北地打仗,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就冲着这份旧情,您也得开口保一手不是?”

朱桢也劝朱棣,希望后者能念及旧情,出下面。

只要朱棣愿意领这个头,那他们这些做宗亲自然就能一条心去找皇帝了。

“朱榑这个东西,办事不利,指挥着十几万的军队连区区几千的流寇都剿灭不了,父皇的脸都让他丢完了!我这个做兄长的都恨不得一把捏死他个废物,还跟着我鞍前马后?真要在战场上,似他这般无能,军法无情早一刀砍了。”

见朱棣这般无情冷酷,大家伙也就都没了辙,又把目光看向朱植。这辽王可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啊,掌管着皇商,全国各地的往来贸易,红利惊人,应该说的上话吧。

“植弟啊。”

朱椿才堪堪开口,还没等话说出来,朱植就站了起来,打着哈欠。

“几位兄长,弟最近身体有恙,坐不住就先回府歇着了。”

说完,脚底抹油说跑就跑,朱楩、朱柏等人也是纷纷告辞。

保朱榑?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漫漫帝王路浓浓美人情重生世家千金印度洋上的风绝色童话官场预言家王爷绝宠废柴妃血色月修罗汉末大军阀风云之大师兄军婚霸爱草根官道庶女难求混沌逆天诀风流黑道学生极品色妃重生之商海惊涛权欲诱惑重生之金融大亨超能人生史上最强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