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引君入瓮(上)

青州,齐王府。

这个坐落于齐鲁大地,在无数官僚百姓的眼中曾煊赫至极的门庭,今日却一派天愁地惨之景象。

朱榑像是一条被抽走了脊梁骨的死狗瘫跪在地上,身上那件庄严霸气的龙纹袍服也失了华贵之气,皱巴巴的挤成一团,像一条蔫吧的臭虫盘在朱榑身上。

“接旨谢恩吧?”

宣旨的内宦鼻孔冲天,却是连看都不屑于看朱榑一眼。

被褫夺了王爵打进诏狱,便也意味着,朱榑唯一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朱榑浑身都在哆嗦,他张张嘴,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宣旨内宦的态度让他很愤怒,他想要发飙,恨不得蹦起来一剑砍了,却发现自己连动个手指头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亲信、亲卫还在,跪满了这齐王府里里外外,但没有一人再敢保他,那不时偷偷看向他的目光中,也不再有当年的崇敬和忠心。

只敬罗衫不敬人。

没了这个王爵,他朱榑还算个屁!

他所曾经自以为是的功劳、傲气、权威,却脆弱的如此可笑,皇帝只是一道轻飘的圣旨,就可以轻松的剥夺他的一切,把他从高高在上的云端直接打落入尘埃之中!

悲戚的匍匐在地上,朱榑拿头猛砸地面:“罪臣朱榑,领旨谢恩。”

“去龙服!”

两个锦衣卫跨步上前,三下五除二便将朱榑扒了个精光,他现在被褫夺了王爵,外袍里衬凡带龙纹的,自然没有资格配穿了,光屁股的朱榑只混了一件麻素衫裹在了身上,冬月的寒风吹过,便让这个铁打的汉子也不禁打起哆嗦。

圣旨从朱榑的脑袋上掠过,被内宦递到了朱榑身后朱贤烶的手上,内宦笑呵呵的将小脸苍白的朱贤烶扶起:“齐王殿下莫怕,陛下只追究朱榑一人之责任,齐藩王爵乃太祖钦定,您这一支到底还是要与国同戚的。”

朱贤烶拿着圣旨,看着自己身前的父亲,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朱榑,带着哭腔问道:“请公公明示,我的父王,陛下可说要如何处置吗?”

那诏狱,是人去的地方吗?

洪武年,诏狱就是地狱!进了诏狱,先要受进人间所能想象之酷刑残虐,最后还难逃一死,这两个字,代表尸山血海啊。

“陛下的意思,做奴婢的哪里敢揣测?”

内宦呵呵一笑,哪怕是朱贤烶身后,那朱榑的元妃哆里哆嗦的送上了一张面额颇巨的银票,也无法让他吐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亿万首席宠甜妻陆肆儿亿万首席宠甜妻秦茉楚亦钦网恋总裁女友竟是条龙游戏制作人的自我修养游戏制作人的自我修养陆启重生之最强巅峰成长系神豪顾白翟梨异域之星球领主诸天:从笑傲开始全民修仙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吞噬从灵笼开始降临诸天,横推万界医武上尊女寝大逃亡[无限]老大又被捡走了!萌娘精灵宝可梦[进巨]我只做不后悔的事王爷他受宠若惊我真不想看见bug子午魂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