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激流勇退

赶在六十五岁大寿这一天,暴昭在自己的府上办了一堂盛宴。

收到邀请的,不仅仅是内阁的阁臣,包括六部部堂、暴昭的门生故旧都收到了邀请。

堂堂的内阁首辅过大寿,这个面子,满朝上下哪个敢不给?便是真个有事到不了场,礼数方面总还是要到位的,这也算是古时候一种堂而皇之的受贿行为。

有些同僚还在纳闷,为什么素来低调的暴阁老,突然想起来要办大寿了?

履职内阁四年,暴昭这还是第一次给自己办寿啊。

只有同为内阁阁臣的郁新等人知道,暴昭这是在安排‘身后事’,过几日就是冬月大朝会,暴昭会在那一天致青辞,从此告别大明的朝堂,也告别他的首辅宝座,荣归故里安享晚年去了。

这次办寿,真正要说的事海了去了。

未时堪过,坐落在西长安街上的暴昭府邸便已是门庭若市,无数或着官袍,或穿苏锦的达官显贵们便带着手捧礼物的下人,陆续登门,在正堂之外的礼台放下礼物,跟负责迎接的暴府管家寒暄几句,便会履足偏堂,自有暴昭的公子负责迎接安顿。

正堂哪里是一般人能进的,除了六部部堂、都察院、大理寺三品以上的官身,哪个配得上进入正堂跟暴昭攀谈,最多晚上大宴的时候,暴昭去偏堂露个面,大家伙道上两句溢美之词,说几句吉祥话也就罢了。

在官至极品的暴昭府正堂,再是办寿,也不可避免的要说上一些政治朝堂上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这些低品轶的官员旁听。

“恭祝暴阁老寿日大喜,愿阁老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啊。”

暴昭一直待在正堂里饮茶,等着第一个够品进入正堂的朝廷大员,听到声音便抬起眼皮,顿时感觉心里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第一个竟然是杨士奇!

一见杨士奇,暴昭就心里膈应,但面上却又不好发作,长身站起来前迎两步:“哈哈,士奇来了,快请入座。”

杨士奇先是规规矩矩的拱手执了一记下官礼,然后才在暴昭的引带下落了右手第一位的位置上,左手位,自然是留给郁新的。

“寓见到阁老虽年迈六旬,但仍然这般容光焕发便是打心里开心,阁老是我大明擎天之柱,架海金梁,真希望阁老能够永葆康泰,这样才好继续为我大明社稷保驾护航啊。”

场面话说的漂亮,哪怕两人再是政见不合,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暴昭也是让杨士奇这几句话说的面带喜色,忙摆手自谦。

“士奇实在是太过誉了,到底是行将就木,坐不住了,将来泰山之重,还是要仰赖诸位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炎夏超级王者炎夏超级王者王锐炎夏超级王者王锐卫清怡圣医下山丁小当庄馨月丁小当庄馨月10223苍浩圣医下山丁小当暗黑大武侠10223苍浩10223青光楚辞摄政王的任性王妃吕布小说史上最狂至尊付心怡厉墨寒替嫁医妻心尖宠黑道学生之校园狂少替嫁医妻心尖宠鱼尾洪荒:开局射杀九大金乌景区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