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孔家作孽,劳工抵命

山东,曲阜县。

作为大明名副其实的国中之国,曲阜,向来是天下儒林士子心目中的圣地所在,说是圣地,但却并不如想象那般车水马龙,往来之人接踵而至。

曲阜很冷清,甚至冷清的过分。

地方的官员不会没事来这里,朝廷的京官更是从不会瞎往这里窜门,这就好像一处被世人忘记的城市,除了这里的百姓每日耕地种菜、供奉城中那奢华如皇宫的衍圣公府外,这里几乎没有大型活动。

中枢鼓励商贸、复开商籍的行文到了曲阜,就被孔希范扔到了角落里,视若无睹,士农工商,在孔圣人的地盘上鼓励经商?疯了吧!

曲阜装瞎,山东布政使司又哪里敢问,山东不问,朝廷自然也就不知道。毕竟,曲阜可没有锦衣卫千户所,更没有军卫所。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响,这片儒林圣地迎来了一伙不速之客:面带愠怒的齐王朱榑。

守门的家丁也是头铁,十几个人愣是把朱榑给拦了下来。

“齐王殿下,这里是曲阜,禁止纵马入城。”

“去你妈的!”

朱榑明显是怒发冲冠的状态,见几个贱民都敢拦自己,当下便拔出随身佩剑,一剑一个连毙三人,吓得这群家丁四处逃散。

“谁他妈敢拦我,不让纵马?老子今天偏要马踏孔庙!”

多年在北地驰骋沙场的傲气一拿出来,朱榑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鞭鞭打马越过城门,就要带着身后的亲卫直奔孔府。

“下马!”

一声厉喝,但见一点流星掠过,朱榑惊侧首,却见一箭宛若奔雷,直接扎进了自己爱驹的脖颈之中。

战马哀鸣长嘶,四足一软便翻倒于地,连着朱榑也给掀翻在地。

好快的箭。

朱榑一身冷汗直冒,方才这箭若是奔他而来,只怕现在脖颈被射穿的,就是自己了!

“王八蛋,你好大的胆子!”

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朱榑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站在一处酒肆门口引弓的青年男子,怒喝一声,就欲拔剑上前,就见四周陡然站出几十名弯弓的兵卒,箭簇星芒冰寒刺骨。

“这曲阜城里,除了圣公、县尊,谁也不允许纵马。”

&em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团宠千金又掉马甲了文清一徐曦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_道医独尊陈牧川道医独尊陈牧川林潇潇暖阳下的泪痕门派负债计划:开局欠9000万三国之开局跟曹操拜把子剑临诸天斗罗:能群殴何必单挑呢?戴着面具的爱人他的夫人是神明忘川筱之缘谢谢帝先生重生年代:真千金是满级大佬猎魔我是专业的神童艺术家大秦之开局成为白起后人叶昊郑漫儿.陈坚林嘉欣透视医圣林奇江若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