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坐看西南战不休(完)

有杕之杜,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嗟行之人,胡不比焉?人无兄弟,胡不佽焉?

站在正阳门外,看着来来往往如织的行人,简正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这首古诗,来时的他仓惶失措,走时的他孤独一人。

一首杕杜,恰如他悲凉欲死的心,南京之行,他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能够实现。

没有援兵、没有保护,甚至自己还被打得皮开肉绽,像一条死狗般被扔出了南京城。

来时他的那些小伙伴,他的同胞甚至没有一个送他的,更别提跟他一起回国参军救国了,安南亡国只在朝夕之间,这群安南的权贵子弟,却没有一个愿意为国效力的,他们在南京城里很安逸。

“尊使,请吧。”

唯独让简正没有想到的,送自己离开的竟然是那个一心在皇宫中要自己命的苏乾。

“你不是口口声声请命斩我的脑袋吗?”

看着苏乾在给自己的马匹上装干粮、水壶,简正气哼哼的上前一把将苏乾拉开,指着后者的鼻子破口大骂:“何须现在在此假仁假义,是在笑话我吗?”

苏乾也不着恼,冲着简正笑了笑:“尊使何必如此,我这人最有原则,尊使远道而来,招待你是我的职责,你在我天朝的宫殿之中不遵礼法,提议惩处你也是我的职责,同样,送你离开,准备干粮水壶,都是我的职责。”

说着话的功夫,苏乾继续着自己手里的工作,直到将所有的吃喝之物准备齐全后,又自城门处要回了简正的佩刀,递了过去。

“尊使,一路保重。”

看着眼前这把已经有些破烂不堪的佩刀刀鞘,那上边溅染上的斑驳血迹,简正的脑子里瞬间就想到了来时一路上的不平和艰辛。

先是逃亡追杀,而后又要千里奔袭,不时还要跟一些山贼流寇拼命,现在掉头回去,自己能活着到安南吗?

就算回去了,又如何呢?

没有援兵,安南亡国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回去做亡国奴,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到底是年轻,想到这,简正不自觉便眼含热泪,赌气的接过佩刀,翻上上马就要走,却被苏乾一把拉住。

“尊使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的同伴不愿意跟你一道离开吗?”

“胆小怕死之辈,无耻苟活之徒!”

听到苏乾提起这茬,简正就气的睚眦欲裂,看着南京城里驻跸的方向,咬牙切齿道:“他日国破家亡,此皆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惹火甜妻很傲娇江暮雨霍北城亲亲小宠:做我妈咪好不好叶霏霏萧凌一品医宋姜小姐每天都想追他姜绾顾言深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白纤纤厉凌烨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白纤纤厉凌烨我在这里等你爱我白纤纤厉凌烨细雨纤纤偕余生白纤纤厉凌烨天降萌宝:霸道爹地超给力白纤纤厉凌轩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萌宝驾到:总裁爹地霸道宠白纤纤厉凌烨顾好风熠宸次元卡组爱如倾雨望情风江暮雨霍北城惹火甜妻:总裁大人,别傲娇江暮雨霍北城从斗罗开始猎杀主角华笙江流此生不负你情深华笙江流华笙流年不负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