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法治大明(四)

在许不忌离开的许久之后,应天府衙都一直保持在沉默之中,直到朱棣站起身。

“该怎么判怎么判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朱棣深吸一口气,硬生生挺起自己的脊梁骨:“孤现在入宫面圣,高燧犯错皆孤教子无方,无颜僭居高位,理当递交辞呈。”

“燕王且慢。”

一听这话,杨士奇都慌了,一把拦住朱棣,急切道:“这事刚出,您便找陛下致辞呈,岂不是有逼宫之嫌,若行此举,这事才真的闹到没有转圜余地呢,先等等,按照王雨森的办法,找死者、伤者家属先把这事给安抚下来,过几日就要过年了,等过了大年,陛下心情好的时候,您在提。”

朱棣又一次沉默下来,良久才仰首长声一叹。

“罢了,就照这般说的来办吧。”

话落,迈腿离开。

“今晚这个觉是睡不好啦。”

杨士奇摇头苦叹亦打算离开,身背后响起王雨森的声音:“阁老,许阁老刚才怎得了?”

离开的脚步顿下,杨士奇呵呵笑了两声:“你俩同自常熟而起,你比他可是差远了,我该退了,文华殿以后是他的了。”

说罢,再不做耽搁。

这个夜注定难眠,即使是到了深夜,不知道多少人仍在南京城内不停的活动着。

黄金六时辰!

这是王雨森给朱棣出的主意,一定要抢在明天入谨身殿小朝会之前将这事敲定,确保不会闹出任何的舆论,直到安稳过年,年后再说。

所以,不单单是燕王府,包括魏国公府也在活动,两家算是齐心协力,很快找到了案件中的死伤者家属,并第一时间认罪、悔罪。

这名头不要太响亮,一个是燕王、一个是魏国公,两家的孩子那是什么背景?

这种身份在寻常老百姓眼里那简直就跟皇帝没什么区别了,

哭归哭、痛归痛,还是那句话。

“人死不能复生,孩子那也是喝醉了,也不想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人现在在大牢里也是悔恨不已,哭着喊着说将来要是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一定给您二老当牛做马。”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为了增强同情心,燕王府的管家甚至拿朱高燧的孩子说事:“膝下子女都才三四岁,正是需要爹的时候,要是爹就这么死了,孩子没了爹很可怜的,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为了孩子着想,求求您二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猎谍暗恋休止符姜筱孟昔年重生之坂道之诗重生之网络争霸天才战争少女我的异能悠闲生活重生之最佳再婚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孟昔年姜筱荣凰影帝的天选爱情精灵之全能高手镇世武神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隐婿我命由妖不由仙孟昔年姜筱锦绣军婚陈苍生苏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