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在泉州(十二)

从商务司的监室出来之后,朱文圻径直去了都察司。

虽然在马驰这里碰了一鼻子的灰,但朱文圻就不信,每一个人都能像马驰这般难对付,就比如说正在被都察司审察的原按察司司正葛飚。

“建文二年从军,建文十一年退役,历任泉州知府衙门班头、总捕、刑房主簿,改制后的按察司司正。”

在都察司司正的办公室内,朱文圻拿到了葛飚的相关档案以及都察司审察的第一手材料。

“赵武是东瀛间谍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也很容易查清,西厂算是误杀,不过考虑到当时赵武确实有脱逃嫌疑,西厂直接击毙,咱们毕竟不是一个系统,也不好说什么。”

都察司司正也是一个都察院的老人,翰林郎出身,也是从南京都察院调任来泉州的,叫严琏,江西籍。

“葛飚能招的基本都招了,赵武确实是奉他的命带人去的泉州港,意图是阻挠你们商务司缉查处查私一案,至于为什么阻挠,葛飚说他与泉州商会的几名商人有利害关系,受了贿怕走私一案暴露才如此行径。”

翻看着手里的材料,看着葛飚供出来的名单中并没有马驰的名字,反而是一口咬死,他葛飚自己就是几名走私商人的保护伞,这让朱文圻气急而笑。

这么粗陋的供词能信吗?

换谁也没法信啊。

“还能挖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朱文圻抬头看了一眼严琏,希望后者还能给出一点帮助,但是换来的却是一阵摇头。

“希望不大,这葛飚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想要让他继续攀咬压根不太现实,泉州藏着一张很大的利益交互网,马驰或许是其中的核心之一,另一个你也知道,就是毒毙在大牢内的原海运司司丞。

如果说走私是一件整个泉州都在做的事情,那么只有分钱的人是知晓最深的,葛飚最多是一个分钱的,他也知晓不了多少,他身后一定还有人,但到底是谁目前来看的话,葛飚不愿意说就很难查出来。”

朱文圻有些怏怏不乐,开口说了一个提议:“我能跟葛飚单独谈一谈吗?”

面对这个提议,严琏爱莫能助的摇头拒绝道:“人移交到了都察司,按照职属权责,即使是泉州知府衙门也无权过问了,他的级别在这里,我需要把他送往南京,交由三法司会审处决,明正典刑,你不能见。”

对于这个拒绝,朱文圻也是心里明白,都察司也有都察司的担心,万一见面的时候,朱文圻把葛飚弄死了,那他严琏还不完犊子。

这种后门哪里能够随便开。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变装大作战有川夕菜的抵抗值Happy☆Lesson The TV(欢乐课程)变态王子与不笑猫利维坦的恋人其中一个是妹妹!(三人行必有我妹)“写给尊敬的姐姐”系列失礼了!我是垃圾桶妖怪剑道杀人事件羽月莉音的帝国驭时少女Rinne黑暗之神6TEEN(十六岁)东方香霖堂~curiosties of lotus asia~放课后的百物语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Rapunzel之翼樱花庄的宠物女孩青春纪行(金色年华)心生研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