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陈牧之

陈冲是个童生。

二十二岁的岁数还是个童生,连秀才都考不上的陈冲毫无疑问,在文风盛行的江西成了一个笑话。

好在陈冲家境殷厚,在瑞州府上高县也算一大贾,便是这辈子中进无望,当不得那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倒也保的了一个衣食无忧。

陈员外算是对自己这个儿子彻底放弃了,本打算再练个小号,可惜自己身子骨不给力,四五房小妾没有一个种上的。

所以这些年只好一直忙着给陈冲娶媳妇,自打抱上了孙子后,陈员外便一门心思扑在了幼教事业上,说什么也不让孙子跟陈冲亲近。

落得清闲的陈冲倒也省心,往往一大早就跑出家。

“今日是上元节,一大早的你又要去哪?”

前堂内正品茶的陈员外一瞪眼。

“诗社。”

陈冲手里拿着一把伞,青花顶开蒙蒙烟雨,溅起的珠瓣映出黑瓦白墙,还有无数张陈员外怒气冲天的脸庞。

陈冲嘴里的诗社,是一家坐落在县城郊外的草庐,先有山野村夫诸葛孔明隆中定天下、后有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佳言名句。

故于山中密林之处,搭一草庐,燃二三雅香,诵圣人之言,岂不有一种超然物外的优越感?

虽然陈冲没有多少学问,但这并不妨碍他也有一颗“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上进之心,所以人以类聚,就跟县里几家如他一般,同样饱读圣贤却不第的童生秀才们,搞了这么一个诗社出来。

现在已经是建文二年,当年那血海滔天的空印案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秀才,再也不是可以直接当县令、甚至履职中央的值钱学历,考不过乡试,终究是个穷酸文人。

大家空有满腔治国热忱,却无可用之处,难免心中有不少不忿,因此每日诗社集结,想用吟诗作对来一抒胸中积郁。

一群最高学历才是秀才的人物,连个举人都考不上,肚子里的墨水质量就难免划上一个问号,像陈冲,他这些年唯一做出的只有一首打油诗:

“一轮残月挂天边,三两知己来聊天;吃着烧鸡喝着酒,日子快活赛神仙!”

能跟这么个玩意玩到一起的,又哪里有什么良才。

有时候对不上上联怎么办?那就喝酒呗,你一杯我一杯的就喝多了,哥几个渐渐就发现,喝酒这玩意比读书有乐趣啊。

喝多了,大家山吹海哨,能聊的不能聊得,说的那叫一个愉快,后来也就干脆不读书了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月兔公主夜明前的琉璃色最后大魔王镇魂系列月姬最终兵器彼女终焉的年代记恶魔少女电波系彼女初恋魔法电击伯爵与妖精虫之歌戏言系列神的记事本灼眼的夏娜零之使魔奇诺之旅黄昏色的咏使对某飞行员的追忆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