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心情复杂

朱高炽踏进南京城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南京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和人声鼎沸,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户游客挤满了每一处景点,作艺的、唱曲的、变卖字画的穷酸秀才挤满了南京城每一条街道。

大好江山、繁华盛锦。

朱高炽便更觉得朱棣的罪责有些不可饶恕。

一个人,如果被野心驱使,为了满足欲望而去摧毁这江山如画,用鲜血和战火去勾勒雄图伟业,那这个人,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应该被宽赦。

“炽儿久居父皇近前,耳濡目染,对百姓常怀怜惜之情,爱民如子。是以孤之所为,其甚厌之。”

这是朱棣此前与姚广孝同来南京前,对送行时哭成一团的徐仪华所言,“孤此番往京,虽为一死,然尔等不可记恨朝廷,此皆孤咎由自取。”

当时脾气火爆冲动的朱高煦,嚷嚷着要带兵南下,被朱棣暴打一顿,“这种话你若敢再说一遍,孤便亲手捏死你。”

整个燕王府上下都认为朱棣是死路一条,甚至都在府中备好了孝,万万没想到,朱棣的死讯没有等来,竟然还等到了一道加恩的圣旨。

朱棣加了总参谋长,朱高炽加了翰林学政!

便是朱高煦,这个第一届宗勋比武的金腰带得主,都领了新军的一个职务,不过履职之前,要先去新军讲武堂学习。

“南京的变化太大了。”

朱高炽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皇上虽看似惫懒,但天下一切皆了然于胸。屡屡施为,初时虽让人迷惑,但皆内有乾坤,雄主也。”

朱高煦最听不得朱高炽整天这般拍皇帝的马屁,“大哥,咱这车里面全是自家人,你说的话皇帝老子他听得见吗?”

徐仪华便瞪了他一眼,“莫忘了你父王训诫,若再敢胡言乱语,便滚出去,莫要回家了。”

朱高煦脸上挂不住,怒哼一声便出了马车,直接自车辕上蹦了下去,“这马车跟龟爬一般,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不坐正好。”看这架势,似乎打算跑回家。

“别管他,外面风大,正好让他静静脑子。”

看朱高炽要拦他,徐仪华便哼了一声。

一行人又在南京城里行进了有二里地,有几名宫中的内侍拦住了马车,朱高炽撩帘出来,“见过几位御前司的公公。”

当先一人微微躬身施了一礼,“世子殿下莫要客气,陛下知道今日王妃并世子一行入京,特意让奴婢等在这候着,说世子一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会穿越的面包车开局装成造物主无敌皇婿杨九天陈艺杨九天陈艺无敌皇婿杨九天李枫唐紫琪甜蜜复婚:前夫,请自重俞恩傅廷远我在异界种田修仙无双逍遥仙黄焖大仙我修炼只要一秒钟重启2000村婿当道九岁嫡女要翻天颜稻花萧烨阳异界先遣队逆天丹帝易阡陌鱼幼薇重生1983陈松我杨过誓不断臂人在海军:一刀无敌朱紫记千山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