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西南之战(五)

惊喜这种东西,往往还是不要超出人的承受范围之内为最好,因为惊喜太大的话很容易成为惊吓。

现在的陈春生就面临着这一尴尬的处境。

队伍出了陆安县,还没等找到落脚藏身的地方,就迎面碰上了一支安南的斥候队,人数不多,也就一百多的左右,抱着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陈春生毫无疑问的选择吃掉这一块送到嘴边的肉。

被袭击打懵的安南军叽里呱啦的嚎叫着,丢了几十具尸体仓皇撤退,刚吃饱肚子的陈春生一身的力气还没用一半,哪里能任由这到手的军功飞出自己的手掌心,自然是一路紧追,结果就撞上了一处安南军的营地。

“春生哥,这斩敌三千,算多大的功劳?”

江玉山看着眼前正打军营中鱼贯跑出的安南军,粗略一数,就已经不下三千之数,还有更多的人在汇聚而来。

陈春生咽了口唾沫,“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怀里的山地军练军手册里写着呢,平原遇敌,能不打尽量别打,何况敌人起码是自己的上百倍,这还打个屁啊。

这时候就看出一年多负重长跑的优势了,陈春生这百十来号人掉头就跑,安南军一群老弱累到腿软都追不上,体力好的跟体力差的参差不齐,直接导致安南军的队伍从开始的方阵变成了一字长蛇阵。

“掉头,耍耍他们。”

扭头一看,陈春生乐了出来,这种捡功劳的机会哪里是如此容易就碰到的,可不能浪费了。

江玉山明白了陈春生的意思,打个手势“春生哥,你左我右,咱俩分兵。”

明明就不足一百人的队伍愣是又分成了两队,掉头自两侧包了回去,后面大概有三百多安南兵正埋头狂奔,就听到原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变得清晰起来,还当是要追上了,便都抬头看了一眼。

好家伙,映入眼帘几十把锃亮的刺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的人眼神都有些恍惚,大惊失色的安南军堪堪擎起砍刀,还没等格挡,便觉得胸膛、腰腹等处刺痛无比,低头一看,自己竟已被扎了个透心凉。

“一群老弱病残,也敢来找老子的麻烦。”

陈春生可是百户比武中连中三元的存在,近身格斗和拼刺刀能力数一数二,像猛虎下山一般冲进敌阵,手里的刺刀既快又狠,每次出手都直指咽喉面门等要害,片刻就连毙十余人。

这群安南兵的耐力可比不上山地营,又大多上了年纪,三四里路的加速跑后正是头晕目眩体力不支的时候,又偏赶上这个时候要近身搏杀,大多数连挥刀都绵软无力,又哪里是陈春生的对手,眼看陈春生如一尊杀神般状若猛虎,都吓得肝胆具裂,鬼叫着掉头就跑。

<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终夏之末重生2011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方策替嫁为后重生七零正当年神眼医少弄潮我在东樱有间餐厅我在东樱有间餐厅赵扶余当漫威糟了阿蒙重生:崛起香江仙医狂婿御兽大宗师:开局兽语精通带着游戏模板修仙绝世龙帅萧子宁白惜凝绝世龙帅爆焱万里河山无一是你捣蛋三宝:首富爹地不要抢洛宝儿我为迪迦:当镇压一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