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西南之战(三)

陈春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从军以来第一次杀人,竟然是亲手格毙了自己的同袍战友!

山地军挺进麓川腹地,化整为零的直奔安南国杀去,险山密林之中,大军一度陷入无食无水的田地,只能靠着野果、河水、野草充饥,偶尔有几个也是山民出身的兵打了几只野兔,但根本不够分食得。

有嘴馋、饿的不行的抓了几只老鼠、蛇之类的野味,结果吃完之后神志不清,伤害同袍,陈春生只好忍着泪挥刀砍死了犯病的战友。

“再有嘴馋控制不住自己乱吃野味,害人害己的,一律军法处置!”

陈春生红着眼喝骂,“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们,战死了、饿死了都是我大明的英烈,朝廷有五十两的抚恤银子,犯了军法被砍得,可什么都没有!”

百十来号人噤若寒蝉,有几个赶紧偷偷扔下怀里揣着的死耗子,跟着陈春生继续在山野里摸索前进。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一处依山傍水之地,队伍一出密林,便看到了不远处山脚下有一片伴居的村落。

“百户,有耕牛!”

眼尖的爬上树看了半天,冲陈春生报喜,“大概三十多户。”

陈春生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把火枪挎到背后,抽出腰间短刀,“摸过去。”

百来号人蹑手蹑脚的靠近,几个眼力好的不时爬上大树观察,再三确定村子里不像有藏兵之后,陈春生这才一跃而起,“干!兄弟们有饭吃了!”

都是年轻体壮的小伙子,这会饿的眼珠子都红了,闻言顿时嗷嗷直叫,惊起一片飞鸟,也引起了不远处村落村民的注意。

“呜哩哇啦。”

土著的话陈春生听不懂,但这群土著并没有想象那般拿起镰刀锄头的反抗,而是跪在田垄里一个劲的磕头,看起来,应该是求饶。

“妈的,都是什么鸟语。”

陈春生摘下一个村民腰间的水壶,仰起脖子痛快的牛饮一气,“谁他妈会说我大明话!都不会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十几个村民互相看看,然后有个老头哆里哆嗦的站起来,“俺会,俺会。”

“会也没让你站起来。”有看管的兵一脚踹倒老头,“跪着说就行。”

陈春生瞪了那兵一眼,走过去拉起老头,“你会我大明话?”

“会,会点。”

老头忙点头,“俺早年想去云南考秀才,读过几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叛逆的鲁路修(反叛的鲁路修)夏希☆全力出击绯弹的亚莉亚(绯弹的亚里亚)自卫队三部曲BLACK SHEEP 圣夜迷途的黑羊Fate Strange Fake卡莉盖棺论定单恋的麒麟静流姐系列黑妖精之吻我是她的第九顺位复仇之虎伯爵大人的爱情生活神与人之歌Angel voice悖德之城女神侧身像(北欧女神)Bird Heart Beat贝维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