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一家团聚

己卯,建文元年七月。

时间长河在这个节点,转了一道急弯,历史从此变得面目全非。

朱棣没有在这个月打出“靖国难、清君侧”的旗帜兴兵南下,这个在北地打了半辈子仗的将军,现在就好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地主员外,宅在家里每日陪着妻妾孩子,偶尔叫一些亲信喝回闲酒,整个人几乎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造反当皇帝,这件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好比朱棣的梦想。这么些年来,支撑着他越来越强大的动力,也是这个梦想。当他决意放弃这个梦想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百战百胜的燕王,他只是已至不惑之年的朱棣。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凉亭内,徐仪华很是担心的看着眼前自己爱慕了几十年的英雄,轻轻将手搭在后者满是老茧、伤疤的大手上,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夫妻二人相濡以沫,朱棣的变化因何而来,徐仪华永远是心知肚明的,自打西南事变之后,朱棣同姚广孝策划的每一件事,徐仪华都知道,但最终,都失败了,这对朱棣的打击很大,甚至让朱棣到了今时今日之情景,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两人对面不远处搭了一台大戏,有戏班在作艺,这种情景在过往二十年中的燕王府从未有过,朱棣是从来不听戏的,“靡靡之声,扰孤耳音。”

朱棣最喜欢的音乐,是金戈铁马的碰撞,是铁骑冲锋的闷雷,但现在,朱棣却在府里连听了三天的大戏。

军营,已经有近半个月没有去过了。

朱棣的亲卫统领张玉就守在府外,将任何的军情奏报都拦了下来。

“佛说,拿起容易放下难。”

朱棣拍了拍徐仪华的手,“今时我放下了,你要为我高兴才是。”

朱高煦就坐在朱棣的身后,闻言不忿道,“一群没有祖宗的秃子说话,能有什么道理。”

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又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论从哪一点来说,和尚这个职业,在古代统治阶层眼里,都不会看得起他们。

“老二的脾气就是太随我了。”

朱棣冲徐仪华一笑,温声细语的说道,“以后你还要多多管教,让他跟老大学学,是应该谦虚谨慎些才好。”

徐仪华咬着嘴唇,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些天,自己的枕边人跟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交代身后事,平淡的让人心里发毛。

一家人坐在亭子里,气氛却沉重的宛如诀别,一戎装汉子走过来时,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步伐。

“朱能来了,有什么事?”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全才天医林羽何家荣江颜圣手闯都市林羽何家荣江颜楚辞燕嫦曦蓝若沁卓逸女婿林羽何家荣江颜最佳狂婿林羽何家荣江颜叶辰陈婉儿浮生易老要爱趁早宋青葵顾西冽暖婚情深:第一娇妻强势宠宋青葵顾西冽甜妻很可口宋青葵顾西冽暖婚情深:第一娇妻强势宠宋青葵顾西冽巅峰人生姜小白李思研武魂殿之第一巅峰斗罗姜小白李思研狂龙归来楚烈萧诗韵第一继承人陈歌苏沐涵奶爸有神威林昆楚静瑶桃源山村江小烨李岚神魔之玥上为尊叶海棠顾霆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