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落日余晖(二)

在阿拉哈巴德的帅府中,马大军见到了陈春生口中的所谓苦行僧:

一个右手自小臂处齐根断没的,极其邋遢的干巴老头。

行将枯木,眼神昏暗,整个人周身上下甚至有些恶臭,这让马大军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颇为厌恶的扇了扇自己的鼻子。

“大胆,见了我家大帅,何敢不跪?”

马大军的厌恶,让堂内两侧的亲兵捕捉到,其中一人厉喝着,大有兴师问罪于这个老头不跪不敬的行为。

很意外的,这个老头丝毫没有一丝惧怕的神情,甚至看向马大军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

挑衅?

马大军感觉这个老头真就是陈春生嘴里的疯子,慢说西南这个地方,就算在那勋贵满城的南京,敢用这种眼神看他的,也断不超双手之数。

“你不怕死?”

除了意外之余,马大军还有了三分兴致:“你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我随时可以,可以让你们所谓的苦行僧组织、甚至这座城市内的几十万人,全部成为孤魂野鬼。”

一个女子在这正堂内充任临时翻译,而她的身份,就是陈春生口中那位新纳的妾室。

“世人应该遭受的苦难,如果超过了我可以代为承受的界限,那便是人们注定的劫数,死亡是最终的结局,杀戮或者病虐,总会有一个先到来。”

老头宛如神棍,念念叨叨着一大堆废话。

“十几年前有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孩子向德里移动,沿道乞讨,他们靠着啃噬树皮喝浊水为生,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快要饿死了,这是他们命中的苦难,但这仍在我帮助的范围内,于是,我砍下了自己的右臂喂食他们,并且将两个孩子中的小女儿收留了下来,如此,这个女人才得以带着另一个孩子活着赶到德里。”

这是老头的故事,他的女儿有些心颤的将这一段内容转述给了马大军。

这应该,也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过往。

“哈哈哈哈。”

这般压抑沉重的氛围下,马大军却反而仰头大笑起来。

“你讲的这个故事不错,小老头,你还真勉强是个人物。”

老头有为了救人不惜牺牲自己的精神,但又不自大的认为自己可以拯救无数人,救不了,那就是命数,并不会让他心里产生什么痛苦。

“吃了一辈子的苦,受了一辈子罪,现在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专业轻小说作家!你喜欢有点色色又变态的公主殿下吗?高崎涂鸦相隔101米的爱恋被虐的诺艾儿 Movement齿轮驱动Hello,DEADLINE镜之国的艾莉丝-SCP Foundation-看得见谎言的我,爱上了不说谎的你无法计算的青春药师少女的独语娇羞俏梦魔的得意表情真可爱。转生后的我成了英雄爸爸和精灵妈妈的女儿处刑少女的生存之道女神大人降临!你以为这样就会变成非日常吗?抽签赢得大奖:大开无双后宫靠心理学的异世界后宫建国记我与死神的七日间被召唤到异世界的我不能做色色事情的理由死亡重生、为了拯救一切成为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