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怒(下)

跪了一天的朱文圻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当带着朱允炆意思的太监走出乾清宫,表示前者不用继续跪下去后,这个半大不大的小子只喝了两口水,便蹒跚着跑出宫。

他急着去诏狱见自己的亲舅舅。

“殿下,您不能进去。”

诏狱是闯了进去,但最后的那一扇门,朱文圻却无能为力了。

他只能隔着铁铸的栏杆缝隙,失声的看着几步之隔那被绑在刑架上的顾语,方才挨了一巴掌都没落下的眼泪,这一阵如泄洪般汹涌而下。

此时他看到的,哪里还是一个人啊。

蓬头垢面,耷拉着脑袋,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整洁完好的,处处是刺目的鞭痕和暴露开的伤口,已经没有鲜艳的鲜血了,全是一块块暗褐色的血痂。

指头上插着细针,监牢内的角落,还摆放着一盆粗盐,看着地上洒落的印记,显然顾语身上的伤口没少受到这玩意的招呼。

“舅舅,舅舅!”

朱文圻猛拍,发出哐哐的刺耳声,但监牢内的顾语却恍如死了一般,浑然没有任何反应。

“请殿下离开。”

两名负责看守的宦官很是硬气,直接架起朱文圻就往外走,嘴里虽然在告着罪,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等明日审讯结束,有罪没罪自有定论,殿下不要让我们难做,诏狱,您不能久待。”

任凭朱文圻如何咒骂威胁,两名宦官也是不为所动,直接把前者架了出去,而后一转身,便是一队番子迅速把住大门,生人勿进的冰冷面庞,让朱文圻过热的大脑冷静下来。

活着就是无罪,死了就是有罪。

朱文圻无力的离开了,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让他很是疲惫和恐惧,这个岁数承受这种事情,对一个孩子来说,可谓残酷到了极点。

而当朱文圻离开后,两名回到关押顾语监牢的宦官却陡然换了一副面庞。

一人变戏法般整出一大堆吃喝之物,有美酒、有烤鸭、有小菜。

令一人更是呼朋唤友,招呼过几名番子,架桌子搬板凳,不多时的功夫就搞出了一桌子的琳琅满目。

那个捆在刑架上奄奄一息的安定伯,却在这一刻抬起了头。

那双眸子里,哪有半分的绝望昏暗?

番子解开束缚,还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

相关阅读: 斩妖除魔就变强古言短篇合集大神你人设崩了孟拂苏承开局我被六胞胎包围了江策丁梦妍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娘娘她不想再努力了破产后我又要去上学了太阳能斗罗一拳战神江宁林雨真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开局从相亲开始殷厉霆宋乔夏开马甲称霸世界死对头摄政王成了我皇夫被六个反派爸爸宠上天诸天最强大佬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薛凌程天源我又是个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