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父与子(上)

这边的张东升还躺在家里的凉亭里悠哉,全然没有一丝危险已经迫近的感知。

他也确实没有必要感受到危险。

在他们几家的合谋下,证据链那是相当完善的,甚至包括马小宝的所谓‘赌债’都是一个套。

在马小宝被他张东升带人打断腿之后,家庭条件极其苦寒的马家人,为了接这条腿,自然要举债,而这个出借人,就是他张府管家安排的。

一个赌档的掌柜。

马家拿这个出借人当成救命恩人,又哪里知道,那张写满慈善的脸后面是多么可怕的心机。

可以说从一开始,张府的管家,已经提前将所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全部杜绝掉,然后安然等着事态淡化,如果马小宝识趣,张家不介意再赔点钱,如果马小宝不识趣,那就怪不得他张家了。

谁会想到从天而降一个如此楞头的刑房主簿,硬要抓着这起案件不罢手。

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官府既然想把张东升送进大牢,那他张家自然不介意把马小宝推向断头台。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府上讼棍的剧本在走,结果张东升没有想到,他等来的却是一队穷凶极恶的捕快。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吏部郎中张东张大爷的府邸,谁允许你们闯进来的。”

老管家的惊惶叫喊把喝茶听曲的张东升吓了一跳,一帮子戏子也停住了鼓乐发呆,紧跟着便吓得一哄而散。

十几个穿着皂服的捕快挺着腰刀撞进了这处位于后院的凉亭。

“张东升,张麻子?”

浓浓的怒气开始浮现在张东升的脸上,他生平最恨别人喊他的诨号,但这怒气却陡然消散一空,因为他看到了一纸公文。

“应天府刑房的捕文,要抓你回去,得罪了。”

带队的捕头也懒得多说,一挥手,身后几个捕快便凶神恶煞的扑上来,枷锁镣铐一股脑的往张东升身上招呼,吓得张东升开始浑身颤抖起来。

他想要怒吼质问,但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张东升完全吓傻了。

人心似铁非是铁,官法熔炉真熔炉。

那些平素里再豪横的主,真到了被官府定罪捉拿的时候你再看他。

能做到面不改色的便称得上一句顶天的汉子,即使他们的心里一样怕的要命。<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捡回来的幼崽全是反派离婚!我不干了我在宫斗中活到100集千万别惹约德尔人[综]我只想养个老把顶流影后追成女友老天让我当寡妇妙艳撩人(重生)教主的壮夫郎[综]非人类聚集地娇瘾穿成虐文女主的替身重生后替身不想干了师尊,你尾巴压着我了在诅咒之王面前装瞎被戳穿后七零旺夫小媳妇穿进游戏养崽崽被迫成为圣父之后[快穿]她真的不好追七零旺夫小军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