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礼部两大雷(下)

在宫城内有一处僻静的,有点与世隔绝之感的屋舍,没有琉璃瓦,也没有朱漆红门,更没有金灿灿的京砖铺路,整体风格更像是一间民房,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宫之内显得格格不入。

看起来似是冷宫,但皇帝自身才只有几个媳妇,哪里还有所谓的冷宫一说,这里是吕太后的居所。

一处禅堂。

吕太后是中国式的传统妇人,中国妇女的特点在兴宗皇帝朱标薨天之后尤其突出,朱允炆当了太孙,她就日夜祈祷,盼着自己的儿子少灾少难,顺利继位。

而等到朱允炆真个当了皇帝,她也绝不在大明政坛寻找所谓的存在感,整个人就好似不存在了一般,每天含饴弄孙,抄抄佛经,就是吕氏的全部生活。

直到,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孙子和儿子。

这种近乎冷血、毫无人情的晚年生活,对一个中国传统妇女、母亲来说是极其悲惨的,继而间接导致了吕氏的身体开始断崖式的衰老。

即使平素里,每隔三五天,朱允炆总会来到这里见吕氏请安,有时也会陪着吃一顿饭,但很少说话,母子二人很难寻找到共同的话题,一个念叨六根清净,另一个执念太深。

天然就是争执的祸根。

而今天,朱允炆更是带着明确的目标来的这里。

“儿臣要拆了霞云寺。”

开门见山的通报没有任何的委婉,亦没有太多的转圜态度。

“儿臣希望母后如去降香的话,能够跟那里的主持说一声,让他们配合礼部官吏的安排,不要妄想搞对抗,朝廷不会让步的,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让朝廷让步,对抗的最终结果,一定是阖寺上下被夷为平地。”

吕氏合十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她不在闭目默念,平生第一次表现出怒意。冲着她的儿子,冲着大明的皇帝强硬道。

“不可能,只要我还活着一天,你不能拆霞云寺。”

喘了一口气,吕氏的口气又软弱下来,甚至有些哀求。

“我没有几年好活了,你就不能等我死了之后再去做这事吗,他们只是念个经而已,不伤天不害理,甚至还收养养活了那么多被遗弃的孩子,是行善举的地方,你为什么非要搞得不留余地。”

“全国的僧众,仅有文牒的,便高达十七万六千多人!”

朱允炆报了一个天文数字:“佛教行善举儿臣从来没有否认过,但这个善举是对个人来说的,对国家就是恶举。放任下去,做和尚的越来越多,对国家是好事吗?对天下是好事吗?

<

为优化阅读体验,本站内容均采用分页显示,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

相关阅读: 垂钓就变强修仙浪都市美女的超强近卫成天道后终于不用考试了洪荒:我真的不想突破吞噬星空侵入人间开局和郑耀先结拜庆余年之我是主角开局签到三个姐姐,我成了受气包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婚久情深:老婆大人早上好傅爷你夫人马甲A爆了重生之桑榆未晚红妆令冥王之蛇辞梦铃三州圣域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杂草霍格沃茨的亲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