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不战便滚

“貌似是我先来到入口的位置的吧!”李光耀的目光看向了负责主持的中年人,却不料那段长流却是露出了讥讽之色。

随后那中年人看了段长流一眼,而后对着李光耀说道:“既然两位都要参加这场困斗,那么就比武决定吧,胜者可以进入其中!”

李光耀见状,当即明白,这中年人和段长流蛇鼠一窝,不由得冷声道:“这样好像不符合困斗场的规矩吧?”

“规矩是人定的,要么比武,要么滚!”段长流坐在那里满脸的傲然之色,一副老子最大的样子,而困斗场的中年人则是面无表情,显然是默许了他的话语。

“好一个规矩是人定的,困斗场可真行,前几日我就听说有人输了困斗,结果却被困斗场插手阻止了那个奴隶出手将其击杀,而现在,又是当众破坏规矩,实在是让人寒心!”李光耀冷笑说道,刻意将声音以灵力催动,响彻全场。

顿时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丝骚动,的确,李光耀之前所说的事情,他们都是听闻了,甚至有人亲眼所见,而现在困斗场却是随意破坏规矩,原本就是应该李光耀参与的困斗,现在却被要求与那苏见比武,很明显是在偏袒苏见,段长流一方,有失公允。

听到李光耀的话语,中年人的面色有些难看喝道:“大胆,困斗场之中容不得你放肆!”

苏见则是开口道:“怎么,难道你只会站在那里逞口舌之利吗,还是说,你怕了?”

“算了,苏见兄,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定然是怕了,你可是觉意宗的天才,他岂是你的对手!”段长流在一旁开口附和,冷笑连连。

这时候,李光耀的脸上同样浮现出一抹笑容,在对方看起来有些诡异,只听得他漠然地说道:“比武可以,胜者生,败者死,可敢?”

此言一出,满场皆静,原本大部分都是同样认为李光耀不敢应战,可是这家伙不但应战,而且直接主动要分生死,令人震惊。

段长流同样愣了一下,随后冷笑道:“你确定你不是在找死?”

李光耀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目光直视面前的苏见,开口道:“敢不敢?不战便滚!”

好强势!

所有人都是有些发懵,这李光耀的语气太过犀利,将段长流之前说过的话语反用了出来,只是他真的有把握取胜吗?

苏见目光闪烁,看着眼前的李光耀,这家伙明明只有天武境初期的境界,哪里来的那么大自信,一时间他心中反而由于了起来。

而看见他的迟疑,李光耀脸上露出讽刺之色道:“觉意宗的天才对吧,能否赏个面子,和我一战,或者说,你怕了,不敢应战?”

听得此言,苏见的身体一颤,而后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火辣辣的,很不舒服,全身都不自在,此刻若是他拒绝的话,恐怕所有人都是鄙视他,抬不起头来。

再加上,他此刻所代表的不止一人,还有他身后的觉意宗,当即双眼微眯看着李光耀,而后冷声说道:“想死,我成全你!”

“且慢!”就在这时候李光耀却是突然开口。

苏见一愣,随后看向李光耀,冷笑道:“怎么,难道你怕了,准备反悔不成?若是怕了,还有机会,现在磕头求饶,然后滚出去!”

“怕你妹,这困斗场三番两次地破坏规矩,令人寒心,如果你你输了困斗场偏袒于你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苏见不以为然地道。

李光耀略作思忖,而后对着观众席上所有人拱手道:“诸位,今日我们二人生死战,大家都在现场,但是我却并不信任言而无信的困斗场,所以烦请大家给我们二人一起做个见证,若是我输了无话可说,但若是我胜了,这困斗场阻挠或者偏袒,还望诸位帮我讨要一个公道!”

“阁下放心,你若失败,怨不得别人,但若是胜了却遭受阻挠,我们定然将此事宣扬出去,通告天下,相比困斗场这样大的势力,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不智的行为!”这时候,人群中一道声音响起,其他人也是纷纷应声。

李光耀微微点头,对着众人道:“如此那就多谢了,在下感激不尽!”

随后李光耀转向苏见道:“请吧,觉意宗的天才!”

苏见冷哼一声,率先走了进去,来到场地之中,冷眼看着李光耀道:“我手下不死无名之鬼,报上名来!”

“你不配!”李光耀看了他一眼,漠然地道。

“狂妄,你这样的小角色,不问也罢!”

听到李光耀的话语,让得苏见勃然大怒,冷喝一声,身上散发出一股灼烈的气息,脚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跺,随后整个身体朝着李光耀扑去,顿时一股强大的威势汹涌而出。

李光耀微微一愣,对方竟然也是火属性的力量,随着其向前冲来,那股灼烈的气息愈发地强烈,李光耀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如同被一片火海所包围,皮肤之上都隐隐地出现了一种灼痛,要被焚化。

“火之势?”

对方的火焰气势并不强大,但是却带给他一丝危机感,将火之势施展出来,随意一击间,都携带着火焰之势,威力倍增。

李光耀的双眼微眯,若是掌握了势,以后领悟奥义,踏入尊武境的几率就要大上许多,此人天赋不俗,但若是以天才相称,就未免有些太言过其实了。

而苏见看见李光耀的表情,以为他怕了,当即心中冷笑,以为李光耀是被吓到了,心中原本的防范就放松了许多。

但就在此时,李光耀的嘴角却是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道:“既然如此,我就陪你玩玩!”

说完之后一股更为强大的火之势从身体之上迸发,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竟然直接将苏见释放出来的势给抵消冲破,并且反涌而去。

“怎么可能?”

苏见心头一惊,满脸的骇然之色,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那家伙明明只有天武境初期的实力,竟然已经掌握了这种势,而且竟然比他还要深刻,自己的势在他面前,竟然完全被压迫,处于下风,但是这一切却是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没有过多的犹豫,呛啷一声,一杆烈焰枪出现在手中,熊熊的火焰包裹在枪身之上,不断地跳动着,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耍了一个漂亮的枪花之后,直接对着李光耀刺来,未等临近,边散发出凌厉的气息,仿佛能够洞穿一切,无坚不摧。

李光耀盯着这杆枪,一眼判断出来,这杆枪很强,虽然不是宝器,但是却已经无限接近宝器的品质,自身威能惊人,再加上火焰力量的增幅,着实恐怖。

不过李光耀却是怡然不惧,火龙棍出现在手中,许久不曾动用,但是却没有任何的生疏,并且可以感觉到手中的火龙棍似乎颤动了一下,随即传递出亲切的感觉,李光耀不由得暗道:“老伙计,好久不见了!”

说完之后嗡地一声,火龙棍之上惊人紫金色的火焰大盛,绽放出刺目的光芒,直接轰在了对方的枪尖之上。

嘭!

两者碰触,一个凌厉尖锐,一个狂暴刚猛,惊人的波动扩散而出,让得两人皆是向后退了两步。

上方观战的人当时就愣住了,原本以为天武境初期的李光耀,面对上那实力非凡的苏见,应该是被碾压的下场,但是眼前的场景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两者首次碰撞,惊人平分秋色。

确切地说,是苏见落了下风,因为他本身在境界上就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可是此刻却未能讨得丝毫的便宜。

盯着前方的李光耀,苏见的面色有些难看,当即冷哼道:“怪不得你敢如此嚣张,倒是有几分实力,只是这些恐怕还不够看!”

说罢,长枪连续舞动,一道火焰风暴在枪尖的位置形成,呼啸而出,所过之处,一片焦灼燥热,仿佛空气都要燃烧起来一般,声势骇人。

“够不够看要看谁最后还能站在这里!”

李光耀漠然地开口,不但没有任何的闪避,反而直接扑了上去,身前棍影连连,将人将那火焰风暴生生击散。

就在这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李光耀下意识地向后暴退,却见在那风暴消散的瞬间,锋锐的枪芒刺在了刚才他所站立的位置,而未等他停下身体,漫天的枪芒却是紧随而来,将他的身体笼罩。

面对对方如此凌厉而密集的攻击,李光耀却是并没有任何的惊慌之色表露出来,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枪影,口中缓缓地吐出几个字:“火龙之怒!”

吼!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声嘹亮的龙吟声传来,火龙棍上的龙状的图刻惊人直接复活了过来一般,绕着火龙棍盘旋一圈,随后直接增大的数倍,蹿射而出,嘴巴一张,瞬时恐怖的火龙之涎喷向前方,原本凌厉的枪影,惊人在与之接触的瞬间,直接被这龙涎淹没,甚至发出嗤嗤的声响,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摧枯拉朽。

相关阅读: 太古龙象诀都市最强女婿我叫欧楚良往事如梦2001唐时明月宋时关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我在末世捡属性武意凌云宫阙锁清秋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女主角叫楚月的穿越小说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帝少你被拉黑了致命危妻不好宠网游之全民领主养成斗罗我的昨日恋歌仙魂斗战帝临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