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 你是我爹地也不能说

沈蔓歌从来都不知道和叶南弦四手联弹的感觉是这样的不真实,又是这样的美好。

耳边全是钢琴悠扬的声音,弹得依然还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可是这一刻沈蔓歌觉得这首曲子是那样的美妙经典,却又多了一丝不同的味道。

两个人的手指在黑白键盘上飞跃着,跳动着,就像是两只精灵一般,欢快的徜徉在天地间。

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里只有彼此。

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个人配合的如此默契和谐。

周围的人都听呆了,有的人快速的拿出手机拍了下来,并且发在了网上。

沈蔓歌和叶南弦对此毫不知情。

他们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个轻微举动就能上热搜。

、白梓潼快要生了,为了缓解宫缩带来的疼痛感,她无聊的刷着微博,却刷到了沈蔓歌和叶南弦一起弹钢琴的视频,不由得微微一愣。

苏南一直关注着自己的老婆的,看到白梓潼愣住了,不由得上前一看,顿时就恼了。

“叶南弦什么意思啊?

不是和二嫂相亲相爱的吗?

现在居然背着二嫂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弹钢琴?

简直太过分了!二嫂为了他放弃了多少,失去了多少,他这个渣男!”

白梓潼微微一愣。

“你什么时候和蔓歌的关系这么好了?”

他家男人她最清楚。

苏南一开始是完全看不上沈蔓歌的,总觉得沈蔓歌拖累了叶南弦,而作为叶南弦的兄弟,这些年叶南弦经历了什么,他自然是站在叶南弦这一边的。

对此,白梓潼没有替沈蔓歌说话,因为有些苦只有女人自己才会懂。

而她也相信,苏南也好,其他人也好,迟早会看到沈蔓歌的好,知道沈蔓歌和叶南弦在一起,完全配得上叶南弦。

只是白梓潼没想到苏南接受沈蔓歌的时间会这么短,不由得有些惊讶。

苏南怕妻子误会,连忙说道:“什么叫我和她的关系那么好了?

她是二嫂,我当然得护着。

再说了,她不是你好朋友吗?

我老婆的好朋友肯定和我老婆一样善良。”

“就会拍我彩虹屁。”

白梓潼的唇角微微上扬,随着一阵宫缩再次尖叫起来。

“梓潼,深呼吸,深呼吸啊。”

苏南紧张的头上直冒冷汗,好像要生孩子的人不是白梓潼,而是他一般。

白梓潼抓着手机,疼的有些吃力的说:“这就是蔓歌,你别闹笑话了。

她不过就是化了点妆罢了,仔细看还能看出来是她的。

只是这热搜会不会暴露他们的位置?

毕竟现在他们的情况有点特殊。”

苏南的心咯噔了一下。

是啊,叶南弦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你先别管他们了,你先管好自己,女人生孩子是个坎儿,我们先把自己这个坎度过去好不好?

二哥那么有本事,你放心好了,他会处理的。”

苏南的话音刚落,网上的热搜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与此同时,擎天盟总部里面,叶梓安的脸色依然苍白,不过双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着,没多久就停下了。

电脑上出现一个银狐的标志,过后发来一句话。

“小鬼,合作愉快!”

叶梓安的眉头微微皱起。

小鬼?

这个银狐还真的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有爱又恨啊。

不过能够和银狐合作将热搜给黑掉,并且无迹可寻,也算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儿。

随即叶梓安就被疼痛疼的蜷缩在了床上。

四手联弹?

咖啡厅!他现在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俩亲生的了。

他都受伤了,躺在床上需要父母关怀的时候,他们俩居然跑出去逛街浪漫去了,还上了热搜。

他们有没有考虑到他这个做儿子的心理阴影面积啊。

就在叶梓安难过的时候,叶洛洛和叶睿走了进来。

“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疼不疼啊?

我给你吹吹。”

叶洛洛软软的声音顿时让叶梓安觉得世间还有真情在的。

“没事儿,不疼。”

叶梓安扬起了笑脸,不过那苍白的脸色还是让叶洛洛瘪了瘪嘴,然后猛然抱了过去。

“哥,你吓死我了!以后不许这样了。”

、叶洛洛避开了叶梓安的伤口,紧紧地抱住了叶梓安。

叶梓安的心顿时热了起来。

“哥没事儿,这不好好的嘛。”

“这也叫好好地?”

叶睿端了一碗补气血的汤进来,递给了叶梓安。

“我让他们做的,你喝点。”

“好。”

叶梓安接了过来,一口气全喝了。

看到叶梓安拿着电脑,叶洛洛有些疑惑的问道:“哥,你在做什么?

都伤成这样了也不能让自己休息一下吗?”

“我在给某些人擦屁股。”

叶梓安一想起那对方父母,唉,全是泪啊。

“恩?”

叶洛洛有些不太明白。

叶梓安连忙说:“没事儿了,都做完了。”

“那就好好休息。

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在这里呆很久的,那什么时候才能去张家寨呀。”

听到叶洛洛这么说,叶梓安觉得扎心了。

“落落,感情你担心的不是我的身体,是什么时候出发去张家寨呀?”

“没有啊,我都担心。

嘿嘿。”

叶洛洛嘿嘿的笑着,让叶梓安有些责备不下去了。

“你去张家寨做什么?”

那个地方叶梓安有些排斥,如果可以的话,他不太想过去,毕竟很多事儿都和那个地方有关系。

可是叶洛洛却满心期待的要去,就让他有些好奇了。

叶睿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叶洛洛。

叶洛洛咬了咬下唇,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我有点事情需要过去处理。”

“你能有什么事情?”

“湛阳哥哥拜托我办的。

不过他说不用着急,我就想着,湛伯伯这不是还没回来吗?

湛阳哥哥和月儿姐姐还有伯母每天都在盼着湛伯伯回家。

如果我能帮这个忙的话,没准湛伯伯很快就能回来了。”

听到叶洛洛这么说,叶梓安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

“你是说湛伯伯和张家寨的事情有关?

他被调查不是因为爆炸案吗?”“我不清楚,只是听湛阳哥哥说如果爹地和妈咪去张家寨的话,让我帮个忙。”

“什么忙?”

叶洛洛却摇了摇头,很是坚定说:“这是我和湛阳哥哥的秘密,我不能说的。”

“我是你哥。”

“就算你是我爹地也不能说。

、”叶洛洛对这件事儿相当执着和坚持,顿时让叶梓安和叶睿有些担忧。

“落落,那个地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我知道的,但是没什么的,这不是有哥哥在吗。”

“这时候想起来我来了?”

叶梓安有些没好气的说着,却也知道叶洛洛的倔强。

这个妹妹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一旦真的认真要做某件事的时候,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也罢。

真有那么一天,他尽力护着她就是了。

叶梓安心里这样说着,也就不逼叶洛洛了。

沈蔓歌和叶南弦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在热搜呆了一把,不过很快的就被人给清除掉了。

墨池看着手机前一秒还在的热搜,下一面就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了,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果然叶南弦身边高手如云啊。

这速度,连他都不得不佩服了。

他笑了笑,顿时把电话打给了叶南弦。

此时的叶南弦正好和沈蔓歌一曲弹完,周围响起了如泪般的掌声。

对这些掌声和鲜花什么的,他们两个人可谓是从小到大都拥有着,没觉得有多么自豪,只是刚才两人的极致配合在彼此的心底久久不能散去。

“你弹得真好。”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着,然后莞尔一笑,无边的柔情顿时扩散开来。

“走吧,回家。”

沈蔓歌被叶南弦牵着手,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走出了咖啡厅。

身边的电话响起,叶南弦楞了一下,随即拿了出来。

、当他看到是墨池的电话时,不由得微微一愣。

自己刚把徐参谋给抓了,这边墨池的电话就来了,难不成是要他放人?

想到这里,叶南弦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怎么了?

谁的电话?”

刚才还浓情蜜意的,突然间叶南弦变了脸,沈蔓歌顿时有些敏感。

“没事儿。”

叶南弦安抚的摸了摸沈蔓歌的头,当着她的面接听了电话。

“墨少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难不成是想让我放人?”

“放什么人?

你抓谁了?”

墨池有些微楞。

叶南弦也楞了一下。

难道不是为了徐参谋?

“你找我什么事儿?”

叶南弦连忙岔开了话题。

开玩笑,他才不会把自己的事情暴露给墨池呢。

那个人看着文质彬彬的,但是没人比他更清楚,墨池就是个恶魔。

只不过那好看的外表给人错觉罢了。

沈蔓歌也想起了墨少是谁。

帝都的那个人?

曾经帮助过叶南弦的,只是他的身份沈蔓歌不是很清楚,现在也没有打探的意思,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听着。

、墨池也没问叶南弦刚才是什么意思,只是笑着说:“你可能不知道,你和你老婆刚才的四指连弹上了热搜了。”

“什么?”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

这一点是他忽略了。

“不要着急,有人已经给你们清理掉了。

我说你身边这高手能不能借给我用一下?”

“不能!”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快速的上了手机,查看了一下刚才的清除痕迹,一眼就看出了是银狐和叶梓安的杰作。

想要和他借儿子?

开什么国际玩笑!可是墨池也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主儿,被叶南弦挂断电话之后,直接打了一条微信过来。

“把人借给我,我给你提供一条有关于张家寨的一些事情。

就看你想不想听了。

还有黄金蛊,和你有关哦。”

相关阅读: 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的那件事)暮蝉悲鸣之时 解(寒蝉鸣泣之时 解)巷弄间的妖怪们 绫栉小巷加纳裱褙店穿越!红女神骑士团我成了校园怪谈的原因(我成为七大不可思议的意义)转生奇谭夏之庭四日间的奇迹三日间的幸福御神乐学园组曲寻觅眼中的你失落的宇宙(宇宙特警)格兰斯坦迪亚皇国物语光明之刃 剑士们的间奏曲银弹的铳剑姬我与她互为奴仆的主从契约(我和她的下仆奴隶主从契约)蔷薇色时光胶囊我当上魔王军的军师了超能力师事务所我可爱的国家令娘